本篇文章為日常的第4章(共4章)

他念念切切想見的人風塵僕僕站在門外,水盈盈的眼眸一瞬不瞬瞅望他,那些足以融化他的擔憂和心疼還沒完全散去,卻已泛起見著他平安無恙的釋然和喜悅。

他不敢相信,她竟然看他來了。

當他還處於震驚之中,她伸手輕輕觸碰他的額頭,語氣滿滿泛濫擰緊他的心臟的疼惜。

「病死了沒有?」

這是第二個他想娶回家的女人。
余家昇用力扯她入懷,恨不能將她融進身體,片刻不分離。

假如能夠留住這一刻,就算病死,他亦甘願……繼續閱讀…

本篇文章為日常的第3章(共4章)

他遷就她的程度去到令人看不過去的地步。他總是這樣子,表面跟她耍嘴皮,心血來潮逗逗她的脾氣,其實比任何人更捨不得她生氣不安。殷賞望著他溫柔的瞳光,害怕他發覺她掩藏著的真面目——急於想知道真相,不只因為對方是她的No.1情敵,更重要是她知道他的心是一道上鎖的銅牆鐵壁,除非他願意,否則無人摸得著門內的神秘。

……而她想成為那道防守嚴密的心門唯一的鑰匙……繼續閱讀…

本篇文章為日常的第2章(共4章)

她自顧自往下說:「可是男人有時很欠揍,如果他做出傷妳心的行為,不要客氣,脫下鞋子狠狠擲他。」
「老總,請不要教樂兒奇怪的價值觀,鞋子是穿的,不是用來傷人的。」他氣往上湧,偶然乖一陣就這麼難嗎?
殷賞大笑一聲,說:「社長你不覺得有些男人很欠扁嗎?就像明明偷步了竟然退後,又例如明明準備了禮物,卻絲毫不考慮收禮者的心情擅自打退堂鼓,神秘兮兮叫人無從捉摸!」……繼續閱讀…

本篇文章為日常的第1章(共4章)

這種感覺真的很奇怪,就是佐治送的暖蛋加飄甩雞毛手套加熱燙燙的奶茶,這些溫度加起來還遠遠比不上握住他的雙手來得溫暖舒適。她不是第一次跟男人牽手,也不 是第一次被他握著,但是每一個人都及不上他,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溫馨……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