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為七拾一種愛的第2章(共4章)

好一個余家昇,擺著一款隔岸觀火的姿態,卻狠得把每一步都算準、算盡。殷賞常問自己一道問題:「究竟余家昇是用甚麼身分替大家解圍的呢?」他是潮社長,又是閆器的私人助理,為金波集團的每件大小事情出力無可厚非。可他明明就是Tina的邪惡聯盟!雖說如此,但驟眼看他的所作所為,似對所有人都有益,又著實找不到任何漏洞……繼續閱讀…

本篇文章為七拾一種愛的第1章(共4章)

然而最近,他對他家樓下的便利店似乎沉迷得有點過分──明明沒有東西想買,仍特意進去逛上好幾個圈;明明《潮》在出版時早已到手,仍要留在便利店內翻一翻。去便利店成了他每天的例行公事。當然,余家昇從來不做沒有意義的事,就像今晚,他再次得償所願……繼續閱讀…

想起平日時刻對我抬摃,處於戒備和作戰狀態的你;再看看此刻身旁,睡得正酣,嘴角泛起一絲笑意的你--也許只有這趟車程裏,你才放心卸下武裝和我共處吧。我又何嘗不是?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