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他是在完成他的任務後將他是警方卧底這個最大的秘密都跟她坦白了。她以為她已經了解他的一切,她以為雖然沒有說出口,他們都已經算是在拍拖了。但原來最終,他還是藏了很多東西沒有跟她說,她和他,依然處在一個不知道是甚麼的狀態中……繼續閱讀…

本篇文章為funnyyeah連載1的第10章(共10章)

「哇!一星期不見你,重了不少啊……看來你沒見我一星期倒是吃好睡好的。」
余家昇笑着揹着她漫步在沙灘上。
「都怪你!」她伸手拍了一下他的頭頂。「要不是因為你,我怎會化悲憤為食量!」忽然她察覺到甚麼。「等一下,你怎麼知道我重了的?」繼續閱讀…

本篇文章為funnyyeah連載1的第9章(共10章)

「大家都到齊了吧……」閆器看了看,不禁皺眉。「余家昇呢?」
「余生申請了個無限期的無薪假,」坐在閆器旁邊的June從文件夾中翻出一封信。「從今日起計。」
汝大轉頭看向殷賞。
「出了甚麼事嗎?之前怎麼沒有聽他提過啊?」
殷賞心中懸着的鉛塊似是一下子掉了下來,重重地擊在心湖上,震得她一陣暈眩,訥訥的說不出話來……繼續閱讀…

本篇文章為funnyyeah連載1的第5章(共10章)

她承認她是不自覺的一步步踩入了余家昇的生活,踩入了他那神秘的過去。之前對他是出於記者本能的好奇,但之後,慢慢地,了解他,似乎成為了一種樂趣, 或者說,是一種習慣。雖然她不覺得這對她有甚麼好處,但亦不見得有甚麼壞處啊?只是聽Linda的口氣,她隱隱覺得,余家昇的離開是因為她……繼續閱讀…

本篇文章為funnyyeah連載1的第3章(共10章)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愛上了余家昇,亦都不知道余家昇對自己是怎樣的感覺。她只是知道,在得知那條項鏈是他特地送給她的一刻,在得知是他阻止了自己被周政名利用的一刻,她很渴望很渴望,他可以在她的身邊。但是,他卻是在這些時候,一次又一次的,留下了她一個人……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