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為日常的第3章(共4章)

他遷就她的程度去到令人看不過去的地步。他總是這樣子,表面跟她耍嘴皮,心血來潮逗逗她的脾氣,其實比任何人更捨不得她生氣不安。殷賞望著他溫柔的瞳光,害怕他發覺她掩藏著的真面目——急於想知道真相,不只因為對方是她的No.1情敵,更重要是她知道他的心是一道上鎖的銅牆鐵壁,除非他願意,否則無人摸得著門內的神秘。

……而她想成為那道防守嚴密的心門唯一的鑰匙……繼續閱讀…

本篇文章為日常的第2章(共4章)

她自顧自往下說:「可是男人有時很欠揍,如果他做出傷妳心的行為,不要客氣,脫下鞋子狠狠擲他。」
「老總,請不要教樂兒奇怪的價值觀,鞋子是穿的,不是用來傷人的。」他氣往上湧,偶然乖一陣就這麼難嗎?
殷賞大笑一聲,說:「社長你不覺得有些男人很欠扁嗎?就像明明偷步了竟然退後,又例如明明準備了禮物,卻絲毫不考慮收禮者的心情擅自打退堂鼓,神秘兮兮叫人無從捉摸!」……繼續閱讀…

本篇文章為日常的第1章(共4章)

這種感覺真的很奇怪,就是佐治送的暖蛋加飄甩雞毛手套加熱燙燙的奶茶,這些溫度加起來還遠遠比不上握住他的雙手來得溫暖舒適。她不是第一次跟男人牽手,也不 是第一次被他握著,但是每一個人都及不上他,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溫馨……繼續閱讀…

20090109192533297-1

本篇文章為第一千世情劫的第6章(共7章)

余家昇心想,如果殷賞收到花,那表情會是怎樣的呢?
而且如果是他送的,她……是不是會很開心?
可是男人送女人花的原因,不可能是因為單純的友情吧?
雖然他知道她的心意,而她也知道自己的心意,可是只要他這一方不肯戳破,那他們就可以繼續假裝若無其事的繼續當『朋友』……繼續閱讀…

本篇文章為第一千世情劫的第5章(共7章)

本篇文章為第一千世情劫的第5章(共7章)首先和ajDan和elsieccc道歉, 在文裏面因為效果需要說了你們笨蛋, 但是那不是真心的啊! 其實笨的是我啊! 都怪我想不到怎樣收場就用這種方式變相收場, 不算open ending但是可能或許大家會不滿意~~ 可是人家很想寫小番外咩~~ 中秋又要到了~~ 總是會有突發奇想的咩~~ 廢話不多說,請大家去欣賞這久違了的文文~ 「失敗,太失敗了……」囌慧揉著隱隱作痛的額角,對事件的開始到現在,覺得噁心,想吐血。 「算了,師姐,事以至此,設法將那兩個笨蛋帶走,再另謀對策吧。」嘟子無奈的說道,她無奈到連自己也跟住說古語也沒發覺。 四人無奈的點頭,然後各自施法將ajDan和elsieccc小仙給救走。 瞬間,現場刮起一陣颶風,卷起千堆落葉,遮去眾人的視線,緊閉雙眼避開強風的眾人,只聽見那兩個神經有問題的強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尖叫隨風而去,再張開眼時,一切歸於平靜,不再見那兩名強盜。 「妳沒事吧?」余家昇不先去關心自家妹妹,仍心悸有餘的他最擔心的其實是殷賞。 擔憂的眼神叫她一窒,異樣的感受在心中漾開,她假裝若無其事道:「我沒事。」 見他的眼神就只因為自己這短短三個字便緩和許多,殷賞忽然覺得自己有些不認識這個叫做余家昇的男人。 余家昇放心之後,用低七度的超低沉嗓音輕喚自家妹妹:「余樂兒。」 平時酷到不行的余家昇瞬間化身為最長舌的大嘴公,不停的念人。 眾人終於打算離開這裡回家,在臨走前,殷賞轉過身看了月老像一眼,不知為何,心中泛起一絲古怪的感覺,她搖搖頭,笑自己太傻,怎麼會有那種荒誕的想法,轉身,她繼續離去的腳步。 而後面那尊月老像的嘴角,似乎微微揚起,在笑。 番外:嫦娥的心 孤獨的坐在宮殿內的花園湖畔,嫦娥伸出纖纖玉指,撥亂平靜的湖水,逗弄池裏的魚兒,心中的寂寞無限,不言而喻。 突然,腦海有個人影浮現,她停下了動作,等待泛著漣漪的湖面歸於平靜,悅耳的嗓輕念一段咒文,平靜的湖面上便出現了一道影像。 湖面上映著的男人,與她,只有短短數面之緣,而他給她的印象,是差勁的,可是她卻不記得從何時開始,便去注意這個正在經歷情劫的男人。 吳剛,同樣貴為天神,曾經為了她,而不惜毅然決定與她遠赴月球廝守的男人,他對她的愛,仍有,但是男人的抱負及理想,卻遠勝過了他們之間的愛情,神妖大戰,他毅然捨去與她廝守的美好,投入戰爭,之後因戰功而令與她曾犯下的罪得到赦免,他仍愛她,但是兩人卻因為各自步上殊途,從此劃分界限,再也不相往來,那一刻,她認知到,愛情,脆弱到不堪一擊。 不經意從天湖中看見天蓬為愛不顧一切的身影,她對他嗤之以鼻,愛情是很脆弱的,你不就是那個最應該明白這個道理的人嗎? 「多情自古空餘恨,此恨綿綿無絕期!」 每次那句聽得她耳朵就快生繭的情詩,她總是搖頭道:「明明就懂,為何放不開呢?」 直到有一天,她赫然發現,儘管他輪回多少世,與多少女人共度過多少刻骨銘心的愛情,他最愛的,仍是自己。 愛情,不是應該脆弱的不堪一擊嗎? 為何他一再跌倒,仍要爬起來? 這一切為何? 專注的看著湖中倒影,天蓬對著今生最愛的女人說:「我從小到大,最愛的是賞月。」 幾百世以來,他這個愛好從未變過,每當遇到論及婚嫁的女子,他總是會說:「我希望將來若我們生兒子,就取名為皓月,女兒就叫做月兒,將來孩子們開枝散葉,長孫就叫做月奔,孫女就叫做月嫦。」 他每一世不管經歷什麼,仍不忘關於她的點滴,明明……她曾經那樣狠狠拒絕他…… 望著第九百九十八世的天蓬,及他身邊那美貌不及她萬分之一的女子,她心中首次感到了嫉妒。 女子正享受著愛情所給予的甜蜜,儘管她相貌平凡,可她輕易的贏得了圓滿的愛情,也許,不久的將來,經歷情劫的天蓬將因為這個天譴,與她生離死別,可是天蓬到最後一刻都會深深的去愛她,此志不渝。 她……原本也可以得到那份此志不渝的…… 「嫦娥。」 聽見熟悉的聲音,她立即撥亂一池湖水,陣陣漣漪,模糊了倒影,也遮掩了她深藏的心事。 月老不經意的瞥見湖面上的殘影,微微的揚了揚眉,掐指一算,得到的結果頗令人意外。 這個世間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情,也不是所有事情都是被注定好的。 「中秋就快到了呢,妳就立足在這月兒之上,從來都不曾見過月圓之美,覺得可惜不?」 「有什麼好可惜的?凡間的人也沒這個福氣像我一樣能住在月球之上啊,那他們該覺得可惜嗎?」 「可是我覺得妳挺羡慕凡人的不是嗎?」月老摸著長長的白鬚笑眯眯道。 嫦娥不反駁,盯著他,若有所思。 「他很喜歡你。」越老突然冒出這一句。 嫦娥的心用力一震,她被嚇到了。 「喜歡的程度可列入那什麼金氏紀錄。」因為他的癡情近乎變態。 嫦娥更瞪大雙眼,她也知道那什麼金氏紀錄。 「我說過,你們之間沒有緣分的,但所謂人定勝天,妳看看妳的尾指。」 嫦娥看見自己的手上綁著一根若隱若現的紅線,她訝然道:「這是……?」 「妳和天蓬的緣分。」 「怎麼會?」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們之間的緣分早在千百年之前已經斷開。 「孩子,沒什麼可能不可能的,天蓬的癡心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妳被打動一點也不稀奇,他既然可以堅持到現在,老夫沒理由不給他一個機會和給妳一個機會。」 「機會?」什麼機會? 「想不想結束懲罰,到人間去過一個不一樣的人生,去要一份吳剛給不起的愛情?」 ……想。 所以她伸出了手,交給了月老,她毅然決定,去接受一個截然不同的人生! 「我只不過是覺得自己挺了解妳。」余家昇那無半點的情意的話,卻深深打動殷賞的心,令她掩不住嘴角的笑意。 「你們這種男人……」 「老總,千萬不要將我和那種男人來形容我,我和他們不一樣。」 嘴角的笑意更是加深,她明白他的意思,也正因為這份不一樣,她才受到吸引…… 更無法自制的,想要更接近他『這種男人』。 四仙女在一旁看他們的互動,雖然這一連串的進展都不關她們的事情,難得她們想幫忙,卻也只是越幫越忙,最後以失敗收場,而且ajDan和elsieccc經歷了那一次的搶劫之後,也發誓要了解這個時代!不再脫節。 總之,看到他們若有似乎的一天又一天的越來越曖昧,她們覺得……很欣慰,更貼切的形容是:好興奮啊! 有一天,四仙女會發現到,還不止如此呢,殷賞前生的來頭可不輸給余家昇呢! 待續。繼續閱讀…

我應該的,應該推開她的…
力不從心,卻又力從心生。
頓時我忘記了所有,我只是余家昇,
只是一個平凡的雜誌社社長,張開雙臂把愛摟進懷……繼續閱讀…

本篇文章為第一千世情劫的第4章(共7章)

殷賞抓住余家昇的手,很緊張道:「糟了糟了,真的給他們遇見強盜了,這下怎麼辦?」
「妳待在這裡,我出去救他們。」余家昇其實也很緊張,扯到妹妹的事情,他的心就難以保持冷靜,不過為了救妹妹,他必須沉住氣……繼續閱讀…

本篇文章為第一千世情劫的第3章(共7章)

「哈哈,難道你跟著來是想拜月老?那就光明正大的跟著去啊,你怎麼選擇這等偷偷摸摸的方式?」殷賞仰天哈哈冷笑兩聲,毫不留情的吐槽道。
「我不拜神的,我只是擔心我妹妹的人身安全,算了,我不和妳爭論。」
「其實我也是知道你是來保護Joyce的,但是呢,我不排除你一是忍不住,作出衝動行為的可能性。」
「所以妳是來阻止我的?」家昇微笑問道。
「也不是第一次了吧?」殷賞也同樣回以職業笑容道。
「對啊,不是第一次了,倩女幽魂。」……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