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情

可能是你截不到的士,可能是Joyce的生日令她的一句戲言成真,可能是你故意放慢腳步…….從前只有姨媽和Joyce,由今天起乘客名單上多了一個新名字。

其實我不喜歡別人坐進我的車裡,正如我從不輕易讓人闖進心裡。當然平日總少不免接載客戶、高層上司或合作伙伴。載他們一程,是規限,是客套,是手段。每次我總能把乘客安全送抵目的地,簽成幾張合約,或是得到老闆的歡心。但這一切,不過是生活和生計。而我深深知道,這一趟車程才屬於真正的生命。

總覺得你有著一種神奇力量,令我有太多事想傾吐。此刻本想再與你討論與家人相處之道,或是聽你繼續細訴和閆汝大的過去,又如何成為他和你父親之間的磨心。畢竟我倆之間,太多針鋒相對的火花,太少平心靜氣的交流。然而,看著你一臉倦容,平日雙目的神采都被睡魔偷走,我亦不忍再打攪這位日理萬機的老總。

「小睡片刻吧,到了我才喚醒你。」

「嗯。你該不會把我拐去吧,邪派高手。」

唉,累成這樣子也不忘「潤」我一下……

不過我仍是心甘情願的。

這幾天在為Joyce 的事情煩惱,慶幸有你在身邊。很少人能令我表達由衷的謝意,亦很少人能真正幫我一把,沒想到這個人居然是你。當然我不曾懷疑你的能力:身為一個成功及資深的記者和總編輯,敏銳的觀察力和交際手腕是不可或缺的,只是你的主動幫助令我始料不及。也許是我曾三番四次幫你,所以你感恩圖報;也許是你對所有人都仗義相助;也許一切只是無心插柳,我仍打從心底感激你做的一切。

最叫我詫異的,莫過於Joyce對你的接受和信任。相信你這春風化雨的恩師在她心中的地位,絕不比我這「黑面神」大哥輕。有時看到你對Joyce的鼓勵和栽培,對姨媽的善意和尊敬,不禁令我懷疑你是我家的一分子,進駐這家某一角的空間。

你真的太擅於介入別人的私人空間。這算是記者的求真精神,還是殷賞的「八卦」呢?由我廿三歲那年的事,和Linda 的瓜葛,再到Joyce的工作和戀情--我愈想埋藏的事,你愈把它們挖出來,猶如小女孩玩著尋寶遊戲。我相信善良純真者若你,並非存心揭我私隱,就像那小女孩根本不在乎甚麼寶藏,甚至弄不清上面藏寶圖上的記號。可能你只是想散散步,卻憑著最信任的直覺,誤打誤撞地發現了寶藏,誤打誤撞地闖進我的心……

被別人進駐心中是件極為危險的事,有著飛蛾撲火的不智,但我竟不能自制地,任由你這誤闖禁地的怪客在心中留下一個又一個足印。想起平日時刻對我抬摃,處於戒備和作戰狀態的你;再看看此刻身旁,睡得正酣,嘴角泛起一絲笑意的你--也許只有這趟車程裏,你才放心卸下武裝和我共處吧。我又何嘗不是?

你說「相處不在乎什麼日子,相對幾小時,而是相處時的質素」。即使每天只可在這半小時的車程相處,我們仍可以聊聊天,扭開收音機聽音樂,偶爾哼上一句「一葉輕舟去」,然後你就會笑著輕打我手臂……甚至只望著你沉沉睡去的樣子,我亦心滿意足。因為我深深知道,這一趟車程才屬於真正的生命,全因車上的人是心上的人。

當然,我更希望可以載你一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