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長版本之夢遺

在這種氣氛之下,妳對我來說,就好像一尊女神,瞬間奪走我所有的呼吸,令我喘息不已。

這裡是我的夢境。

而我眼前的妳,是一絲不挂的。

我是君子與小人的結合體,那次,我非常君子的將妳的寫真照片光碟還給了妳,但我很小人的藉由我驚人的記憶力,讓那美好的畫面反復在我的腦海裏重播。

尤其在夢中。

我看著妳,性感的慢慢轉換各種姿勢,但是無論妳現在呈現怎樣的撩人之姿,妳那挑釁的目光仍然鎖定著我,我不禁啞然失笑,連在夢中,妳仍不忘與我針鋒相對。

或許我也是喜歡妳這一點,才任由妳這項特質,矛盾的出現在這撩人的情境之中。

我不願意繼續坐以待斃,我起身,朝妳走了過去,將妳輕摟到我懷裏,妳仰起頭,閉上眼睛,而我熾熱的吻就要迫不及待的印下……

「鈴——!」

我猛然驚醒,迷迷糊糊地看見床頭的小鬧鐘指著七點半。

搔搔頭,我低頭一看,看見被褥之下有個詭異的隆起物,嗯,國旗竪起來了……

我感覺到我黝黑的臉頰有股熱意貼在上頭,不用照鏡子,我也知道我的臉現在是紅的,微微一笑,我不禁嘲笑自己,這麼大個人了,還因為一場春夢而臉紅。

伸個懶腰,下了床,我告訴自己,我得去洗個冷水澡。

梳洗完畢,我利落的穿上西裝,對著鏡子做出最後的整理動作,然後便離開臥房。

一踏出門口,便撞上匆匆忙忙的小妹。

我問了一句:「妳做咩咁匆忙啊?」

「老總話今日的稿九點鐘要交,我就快趕不及了!」Joyce心急如焚道。

聽見心儀對象的名字,我忍不住愉快的笑意,被妹妹看見我那對她來說堪稱「詭異」的笑臉,立即惹得妹妹大動肝火。

「阿哥啊,我就快來不及了,你仲笑?快點車我去公司啦!」

「好好好,宜家車妳去。」我忙收起嘴邊的笑意,拎起桌上的車鑰匙,與妹妹一同離開家裏,上班去。

到了金波集團的大廈,妹妹因為時間緊迫,狠心抛下我這個大哥,徑自衝入那快爆滿的電梯,也不管我這個哥哥還在外面,便快速的關上電梯門,可憐我這個哥哥連她在關上門前的最後一面也見不到,就這樣被丟下了。

我無奈的重新按下電梯鍵,耐心的等待下一趟。

這個時候,一陣清脆的高跟鞋敲擊地板的聲音傳來,我回頭一看,是妳。

「早啊,社長。」

「早,老總。」

互相打過招呼,我們沒有往下聊。

一分鐘的時間過去,電梯門「叮」的一聲打開,我們雙雙踏入那空蕩無人的電梯,按了七樓鍵,妳我各佔電梯的一角,還是沒說話。

到了七樓,電梯門一打開,妳正要出去的時候,不幸的被電梯口的縫隙給絆倒,眼看妳尖叫著就快要掉下去,我快一步的先摟住妳的腰,將妳扶起,這個時候,妳我之間的距離竟緊密地剩下不到一公分。

我微笑的問妳:「妳沒事吧?」

「我沒事,多謝。」妳也微笑的答道。

我放開了妳,妳怡然自得的推開門,一如以往般踩著自信的步伐,進入這一早開始便忙碌不已的雜誌社。

我看著仍留著餘溫的掌心,嘴角浮現名為滿足的笑意。

我相信,今天應該會是愉快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