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賞結局下,家昇最好的結局

前言:

盡管我是賞昇的支持者,但我一直覺得大哥現時怎樣無機會,也只是暫時的事,他最終也會成功的,因童話比現實更得民心
連seawaves也出了篇分手演習文, ys(k +1) 怎能安心呢

汝賞走在一起而賞昇並沒拍過拖的情況下,我這個結局對社長和觀眾們是最好的

閱讀這篇文章前,必須交代一下,兩個主流觀眾的假設已被我加進裡頭
一:余家昇本人是警方派出的臥底,而Linda是其上司兼恩師,除此之外,兩人並無任何關係;
二:簡慕華是飾演余家昇前女友,帶給余家昇一段刻骨銘心的回憶,也影響著他日後的人生
(為方便深化主題,令劇情變得更合理,這名前女友也是家昇初戀對象)

中文程度奇差,獻醜了!


第二次了……
他再次失敗了……

當汝大和殷賞肩並肩,手拖手,他才想到自己只是她人生中的過客……
就如他在每間公司的情況。

他的難言之隱,他背上的職責,誰能理解?誰能聽他傾吐?
不過,他明白這也不可怪任何人。
只好默默忍受著這種切膚之痛……

受過教訓,經歷了一次,知道界線在那裡,從此築起堅固的圍牆,他的心就這樣自我封閉了十多年。
封閉著的不單是初戀的經歷,還有更重要的神秘身份……

就是這個非一般的刺客,殷賞!
在每個人都信任他時,懷疑他的人是她;在每個人都對他恭恭敬敬時,表現不屑態度的人是她。
兩人從針鋒相對,到化敵為友,再到惺惺相惜,最後萌生愛意
這個過程,蘊藏著雜誌社的大小事件,大至雜誌社賣盤,小至一篇文章的刊登權
更不可或缺的是包含著兩人私事上的交流……

Linda是家昇的死穴。
可是,殷賞就是非禁地不闖,
一次又一次提起那玫瑰花似的誤會,
每次他也不由自主地顯露出不自在的表情,
只因這是一個不可透露的秘密。
天意弄人,Linda跟閆生最終還是重遇了,
她更顯緊張,此時此刻,他知道事情無法完全隱瞞了
於是,他決定說出事實中可以繼續誤導殷賞的部份……
每次「口供」都有同樣的格局,先說出言詞稍經修飾的部分事實,
最後加上自己對男女關係的理解。
總之就是要讓她的理解與事實成180度角,
因他知道「愈接近真相愈危險」這個道理。

男女關係就是不能以「公平」二字來衡量。
論公平的話,他由此至終也是受害的一方,
不過,因為愛,他不介意,
無論是對著從前的那個她,還是眼前的這個她。

久守必有一失,
家昇穩守著十多年,竟然敗在一個相識數個月的女子手下。
這讓他重新審視一下圍牆的長、闊和高度,
好讓他做些修補和加固工程……

汝大的一拳,是他離開金波的關鍵,
身邊的人都在懷疑他,當然,這不包括殷賞,
只是基於殷賞對家昇的了解嗎?這個問題,他也不知道答案。
任務雖然不可算是徒勞無功,
但一定是離開金波的時候。

夕陽西下,人影散亂,
他獨個兒在狂風暴雨中駕著車子
走在那可能是最後一次走的路。

這一夜,是八號颱風的夜晚,
他緩緩地向危險的金波大廈七樓走去,
現在執拾好,
明天再補上一封辭職信,他就能全身而退,
可是,他不想……
此刻,他的心房像被大石壓著,
皮鞋仿如千斤重……
看著熟悉的升降機,
他知道以後旁邊不會有她的存在了。
這裏是一天中他們倆的開始,
也是永別的開端。

終於到了,
他走到自己的房間,執拾著行裝……
「鈴-鈴-」
手提電話再次響起。
「啊,又是Linda……」他心裏念道。
他拿著電話,Linda向他解說著下一步行動,
然而,他根本聽不入耳……

看到四周的環境,眼淚終於滴下來了……
這個房間,這個熟悉的空間,每一段美好的回憶,
也深深藏在他的腦海裏,
或許,新建的圍牆會再把它們藏起來……

他,真的要走了。

踏上畢打馬路邊,風嘯嘯淚雨啥江天,
只知此刻心頭裂成一片片,
漂漂泊泊到何年?到何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