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TAK 系列 の 甜美生活

本篇文章為TAKTAK系列的第1章(共3章)
TAKTAK系列目錄

「姑姐…」

「嗯?」

「姑姐,妳知唔知道點解爹D媽咪幫我改呢個花名既?」

一愣。
躺臥在小床上的五歲兒甥仔長睫毛眨呀眨比女孩子更像洋娃娃 (SO CUTE!),
突然拋出口的問題精靈得使我如臨大敵。
老實說,我又怎可能猜得透阿哥阿嫂在想什麼 -_-
在阿哥面前少點蝦碌我都已經要謝天謝地了。

「唔…照姑姐所知呢,TAK係波蘭文裡面就係YES既意思。
DADDY MAMMY可能想你乜都叻乜都得喎~」

「咁咪變左YESYES仔咯?」

完全明白,為什麼余家之主會投訴很難對孩子當起黑臉,
就連他一向崇尚的「玉不琢不成器」主義都落得被晾在一角的下場。
那抹揚起了的笑容,簡直就是嫂子的餅印,充滿著感染力、耀眼而暖心,
加上那對深深的小酒凹,真是要套句姨媽金句:「比起家昇細個果陣仲靚仔!」

叩叩。

「媽咪!/ 賞姐!」

這小子動作真快。
基本上我才從門縫看到被閆生臨時急CALL上天堂參與會議而晚歸的賞姐,
他就已經從床上滑了下來然後撲入了他媽愛的懷抱。

「TAKTAK今日有冇聽JOYCE姑姐話?」「有!」

哪個小朋友會答沒有啊 XD
不過TAKTAK仔也真的算是蠻聽教的,就是求知慾比較強一點,
若然有一天他沒有問一次「點解」「咩黎」,大概可以先帶他去看醫生。

「媽咪媽咪, 點解你地叫諾都做TAKTAK既?」

SEE? 這求真心切就是PAULA仔謂天生當記者的好材料。
WONDERFUL TIMING啊TAKTAK, 順道滿足一下你姑姐我那被挑起了的好奇心。
這個問題是有點突如其來吧,賞姐窒了窒瞪大了眼睛,
望望我,又望望諾都,然後淡淡紅暈隨著一副充滿玩味的表情冒在臉上。

叩叩。

「我返黎喇!」


剛進門就被幾雙平行線聚焦我不是不曾試過,
畢竟身為大型上市公司主席身邊的得力助理,兼任某雜誌社社長,
在大街在會議在酒會在教堂,更尷尬的狀況我都能從容面對、忍耐,甚至扭轉大局。
只是現在…

TAKTAK童真無害的渾圓大眼;
JOYCE想笑又不敢笑的注視;
還有…賞那滿載期待等著看戲的美眸 ———
新鮮肥豬肉攤在砧板上的感覺。

「……我去沖…」

「老公~ 個仔有野要問你~」

…涼。
明知我最受不了她放軟聲線的撒嬌!
認命的抵著房門,經過十幾小時疲勞式轟炸的轉數以龜速行駛著。
把我交疊在胸前的雙臂扯下並握著我手,是稚氣的五指。

「爹D!我想知道點解我叫TAKTAK啊~」

恍然大悟。
難怪賞一臉古惑戲謔。
其實要解釋給兒子聽不是難事,簡簡單單略略帶過就好。
可是這空間內還有兩位現場觀眾,其中一個還是全不知情準備八卦的 ———

「樂兒,十一點幾架囉喎,仲唔返過去姨媽果邊休息?聽朝唔駛返工啊?」

充斥著婉惜的一聲「哦」,扁著嘴的妹妹不情不願的站起來拉拉衣服。
然而下一秒,她的嫂子…
唉。

「JOYCE!黎黎黎聽埋先走,一句起兩句止既答案唔講得好耐…」

天殺女人的虛榮心!
殷賞把樂兒重新置坐,我彷彿能看見她身後因興奮而搖拽著的小黑狗尾巴。
盡量去無視那雙豎得高高的黑耳朵,我半蹲在TAKTAK跟前,
在孩子澄明不染的雙瞳裡,看到了四十年前的余家昇。

「TAK,係丹麥語既THANK YOU。
爹D想多謝你媽咪生左TAKTAK,
想多謝個天,俾我遇到你媽咪…」

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這個可愛兒子無疑是天賜。
我不知道自己的臉頰有沒有因為認真剖白而變得緋紅,
一向眼淺的樂兒卻變了大「紅」貓。
至於那個罪魁禍首,「惡作劇成功」的表情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咬著半邊唇和嘴角的笑意,望著我們父子倆……

「爹D…」

「唔?」

「媽咪生左我,咁點樣生架?」

…我的天。
就連含著一泡眼淚的JOYCE也忍不住「噗」的爆笑出聲。

「哈哈…阿哥賞姐…我返過去先…哈哈哈哈 XDDD」

沒有人來得及阻止衰妹落荒而逃。
我跟賞,妳眼望我眼妳不動我不動的角力著,
直到…

「我去沖涼!」

異口同聲的宣告接著同時間向浴室衝去。
冷不防古惑手一指,「哎喲…喂!」「嘭!」
飲恨…這就是我倆之間讓大哥都要呼救「頂唔順」的合拍?!
但是為什麼輸的又是我?!?!!!
現在誰才是邪派高手啊?!?!!!!!

「爹D~」

囝啊囝…你才五歲的小腦袋爸爸可以怎樣滿足你?


「媽咪~」

當我洗過澡處理好要被清洗的衣物以後,
「智多昇」人就已經不在兒子的房間了。
聽見諾都的呼喚,我走過去坐在他的小床旁邊。

「點啊,做咩咁夜仲唔訓…」

啵。
孩子送的一個SURPRISING KISS,
女人黑白天鵝的本性都要自動借過。

「TAKTAK 媽咪~ GOODNIGHT!」

TAKTAK,TAKTAK。
有你這樣SWEET的兒子,是我們百年修來的福氣。
輕輕掃過諾都滑嘟嘟的臉蛋和「殺得死人」的小酒凹,
我想起了5年前家昇希望親自為孩子改名的那份執著。
願爹D媽咪都能KEEP PROMISE:承諾讓你每一天都健康快樂,永遠。

鑽進被窩中,靜下來的思緒提醒了我,不知道余先生怎樣回答了呢。
好想知道喔,但是我又沒理由直接問他啊,等下他要報復我怎算。
對。就算結婚了,以老公老婆相稱相守了,余家昇仍然不忘此生最大的興趣:耍我 -3-
感受到睡床的另一邊有下陷的跡象,我趕緊調整好呼吸放鬆肌肉裝睡得很熟。
漆暗中,只剩下兩把平穩的呼吸聲,還有他身上傳來佛手柑沐浴露的香味。
是累了吧,畢竟整天下來的工作都夠忙死他了,剛才還要應付小諾都的「爆問題」=P
悄悄的,我半開右眼朝他的方向想匆匆一瞥:
熟悉的招牌鮑魚頭、並不特別漂亮但總可以透視一切的眼瞳、
不論薄唇抿著剔起都會自動跑出來的酒凹、還有耐人尋味得讓人想撕下來的莞爾…
咦……我剛才是說瞳孔…嗎?!

「啊!!!」

「SHH……嘈醒TAKTAK啊。」

好比魔咒的警告,我連忙把飆高中的音符吞回去。
看來聰明絕頂如他,果然看穿我在裝睡了。
房間裡沒有半點燈光,但我知道,我感覺得到,昇的視線停留在我的臉上。
他在搖頭失笑。應該是因為我蠢斃了的驚呼吧,卻笑得好溫柔。

「嚇到咁既…妳做左虧心事啊呢?」

「邊有…好累啊我要訓覺。」

「梗係累喇,頭先跑咁快。」

老神在在的語調毫無責怪之意,卻教我為自己先前撇下他的「義氣行為」而微生內疚。

「喂…你最後點答TAKTAK啊?」

「…乜都冇答。但係我應承左佢,聽晚返黎會話佢知。」

我略感意外。他轉了個姿勢仰臥躺平,目光飄到觸不及的天花上。

「係我地都未有心理準備之前,我唔希望貿貿然掟一堆野俾個仔去消化。
聽朝送TAKTAK返幼稚園,我會入去請教個校長,睇下佢有咩建議。」

見證著由那個不及格的兄代父職,
到面前這個為了我們的兒子下苦功學做好爸爸的余家昇,
我感動,同時內心昂然嚷叫自己也要加把勁。

「聽日,我又去。」

「嗯。」

他寵溺的慣性伸手撥了撥我額前的瀏海,才合上眼簾。
心血來潮,我在他的臉頰上輕啄了一下,說了聲「TAK」。
記得好姐曾拿著發黃的照片告訴我,小時候的余家昇本來就是個很會笑的孩子。
這刻看著他跟TAKTAK如出一轍的笑靨和酒窩,我不禁心頭滿滿,
無言感激感謝著從沒碰過頭的老爺奶奶,
把余家昇帶來了這個世上,讓他和我們的孩子成了我的全世界。

– END –


TAKTAK 系列 の 幸福獵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