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TAK 系列 の 孩子王

本篇文章為TAKTAK系列的第3章(共3章)
TAKTAK系列目錄

身為一眾時尚達人的特派使者「潮流小王子」,我對於自己每次所推介的展覽、飾物、衣著、品牌,還有邀請預約的硬照廣告模特兒,都有著極嚴謹的堅持和理念…

「好假呀蘇同和…」

該死的,鄧勵軍你就這麼喜歡玩踼爆嗎?!明知我在為下期「潮人潮物」煩惱得頭顱size都快可以媲美葉家大少,他卻在這裡給我舒舒服服的享受著按摩器說盡風涼說話?我氣得怒瞪。

「鄧勵軍你就唔好再刺激GARY仔喇…」

嗚嗚,還是PAULA仔心地好。

「點啊GARY仔,仲諗唔到可以搵邊個影呢輯相呀?」

趕稿趕到晝夜不分的JOYCE也蹦了過來關心關心。

「原本我想搵而家炙手可熱既童星王小熹架,但係你唔係唔知架喇,近排大閆生勁嗌cut budget,我淨係上兩期書請幾個2線model拍『E.T.』秋冬系列都已經over-bud喇。之後BEN少試過幫我聯絡佢老友言為信想睇下小公子言樂得唔得,點知俾人截足先登…」

「喂?」

因為要接電話而無意打斷我發勞騷的JOYCE做了個抱歉手勢。

「姨媽?妳同TAKTAK送緊湯過黎?哦好啊…」

哈,有好姐靚湯飲,又可以耍耍那孩子…
噢不,是跟那孩子玩鬧一番,那今天也不算太倒霉。

啪!

「邊個打我?!」

側過頭,是一份卷了起來當棒子的特厚合約。
唉喲莫迪高…我跟你又有仇嗎?

「請問咩貴幹呢阿MARCO哥?」

「你而家要搵個細路去幫你拍『kidult』同『CrazyTHing! 』至新至潮既童裝咋下話,現成咪有一個囉。」

「…你唔係講緊鄧勵軍呀嘛?」

兩位同居密友齊齊反了反白眼,營業部主任再一副「我怎麼會對住個笨蛋說話」的表情看著我。

「我講緊 小‧昇‧昇 啊!」

小昇昇…TAKTAK仔!!!
幸好我也不算是最遲鈍的一個,陳寶拉小姐捉著莫先生追問什麼是小昇昇,我就扯著人家的JOYCE姑姐到人家媽媽的辦公室「借囝」。
咦…空無一人的…?

「社長房啊。」

「唔該包公!」

對喔,也要問准人家爸爸我們的潮爸。

叩叩。

「賞姐!……」


…呃…我絕對有理由相信,我和GARY仔的闖入破壞了社長辦公室內原有的氣氛 ———
賞姐硬生生把停留在半空的一隻手放下來另一隻手拿著扁扁的藍色包裝,一桌之隔的阿哥雙唇叼著小小一片巧克力殺氣眼神射向我倆,嘩好兇 -v-

「賞姐呀,JOYCE有野想問妳呀」

什…什麼嘛?!
我轉身對著「極大男人主義」的某小子睜大眼睛,卻敵不過他那「成事的話我請吃雞腿飯」的電流。啊話說,金波CANTEEN的雞腿飯真的很不錯,滷汁濃而不膩,肉質鮮嫩,光是想像都教胃酸始動啊……

「你地兩個究竟有D咩想講?」

「哥,賞姐,我地可唔可以搵諾都做潮流版既model呀?」

我勇字當頭開口請求,GARY仔點頭如搗蒜的附和。一秒、兩秒、四秒、八秒……兄嫂無聲無字交流中。寧靜得我聽到了身邊人緊張昂快的心臟律動。終於,等到了嫂子靈氣的大眼睛再次望向這邊。

「冇問題呀,」

「如果TAKTAK唔反對既話。」

來不及把阿哥的補充句子聽完,我倆經已不斷興奮道謝,並滿腔熱血答應會把孩子拍到最帥最醒目最人見人愛。

「嗯…」彷彿辦公室的一角被閒雜人等霸佔了整個世紀,一社之長按捺不住的暗示道:「你地仲有冇其他公事要同我地講架?」

真是「惡爺」。
之不過嫂子那個沒好氣卻甜絲絲的弧度,我捨不得破壞。
得得得,識趣快閃。

「啊仲有好多野做,我地返出去先喇」

「係咯唔駛擔心,我地自己會搞掂」

緩緩掩門退下 ———
我們這種一等一的好孩子才不要當強力電燈泡呢~
GARY擠眉弄眼的表示,使我笑至捧腹。

「姑姐~」

聽到稚氣的呼喚,站在眼前的男生急不及待的向聲音來源奔去。唉GARY仔,你心急還心急,別嚇壞我的小姨甥啊,要知道若果TAKTAK少一條毛髮,我即使有一公升的鼻血存貨都不夠用來替自己辯護啊 -3-


「PAULA呢碗湯妳既,趁熱飲…」

「唔該哂妳呀好姐~」

猴頭菇花膠湯香氣四濺,就連前一秒睡得死死的MARCO,都即時扎醒飛撲到好姐身邊賣口乖乞湯喝。

「好姐!幾日唔見妳又靚左喎…」

六把聲音幾乎同時間響起「行開喇蛤蚧」送予那底線無限低的人,叫婦人哭笑不得,天真無邪的小朋友卻為此「壯觀」的不雅而在吃吃竊笑。我向他招招手。

「PAULA姐姐~」

「TAKTAK仔乖。」

「點解MARCO哥哥叫做蛤蚧既?咩黎架?」

誰會走去懷疑這孩子不是賞姐的親兒?那旺盛的求知欲和追尋真相的熱誠。說不定在二十年之後,如果《潮》和陳寶拉雙雙仍然健在的話,我會跟這個少年成為同事,甚至在我退休後的日子裡,在某一期的《潮》雜誌總編輯的一欄上,會看到余諾都這個名字…

「等我黎解釋喇。蛤蚧即係四腳爬爬,佢同你MARCO哥哥最大既共通點呢,」

踏入「而立」之年的鄧勵軍,儘管頭腦處事更顯機智成熟,小魔王本色卻隨著天生童顏的特質,對他不離不棄。

「…就係兩者都咁樣衰。」

「鄧勵軍!!!」

被貶的男人即時緊緊握著又一份合約向始俑者殺去,坐在我書桌上看戲的小孩樂得迷人酒凹也飛出來了。

「嘩做乜咁熱鬧呀?」

「咦大哥落左黎呀?」

「大哥—」

教人安心的男聲才剛步進《潮》,社長辦公室的房門應聲而開,打招呼的話語此起彼落之餘,眾人也趕緊回到各自編綵部或營業部的崗位,包公和社長則傍在他的一左一右,略帶興奮神色的研究著最新發現火點竇。

「媽咪~」

原來賞姐已經站了在我身旁,並在兒子耳邊喃喃說著一些東西。我不以為然,大概是母親慣常的叮嚀吧,於是繼續埋頭喝著暖湯。

「喂TAKTAK仔黎左探班呀?」

「諾都叫人喇~」

「大叔!」

哇,原來他們就是在耳語這個!
結果在傻眼兩秒後,全世界都跟著笑瘋了的兩母子在爆笑。只有我,湯水都嚇到跑進了氣管,想笑,出來的卻是「咳咳」。一隻大手在我背後輕拍著為我緩氣。是對著乾兒子笑得高興的他。

「你呀…人細鬼大」

「嘻嘻,契爺」

「乖~」

「0靚仔,我buy你,有guts!」

唉,柴夫人還是不懂剎車。

「多謝琴嬸嬸!」

…………XDDD
看過TAKTAK臉上「我講左D乜咁好笑」的認真表情,我這才見識到,什麼叫笑得人東歪西倒。


拍攝工作順利進行中。這是一個奇怪的景象,久未發生過的狀況 ———
旁邊觀賞的人士,竟然比真正需要留守studio的人還多。確實的說法,是全個《潮》雜誌社的員工,上至社長老總,下至不用撰寫稿件的營業部手足,一字排開的在留心專注著,GARY鏡頭下唯一的焦點。

「阿軍」

我連忙接過相機,又站在側旁待命。GARY細心的替小TAKTAK的純黑恤衫摺起衣袖令袖口以內的紫色更奪目,帶出更豐富的層次感。堅姐亦拿著髮泥盒子走了過來,以純熟的手勢為我們的男主角快要塌掉的髮型重新定裝。

「好!唔該軍」

TAKTAK的臉上,顯出同齡孩子裡絕無僅有的從容淡定。穿上了怎麼樣性格的服裝,就該擺些什麼樣的甫士。他好懂 : ] 有著和賞姐相似的輪廓,也有著社長經典的酒凹,不難預見,他將來會是個美男子。

TAKTAK呀記住到青春期時要多做運動多吸收營養要長得高高的不要重韜軍哥哥覆轍啊啊啊。

聽說過有不少無聊人,例如人事部主管GORDON,認為這小子的漂亮對於一個男孩子來說,有點兒那個。神‧經‧病。

「唔駛審喇,我話十成九GORDON係妒忌,佢細個個樣一定衰到嚇親人。」

就在我們茶餘飯後說起這個話題時,包公曾經這樣下結論,為他很寵的這個余諾都小朋友出一口氣。這次的拍攝,真的可以給所有人證明,TAKTAK秀氣,也可以好型仔。我能讀出社長老總眼神裡不自覺流露的驕傲,還有每個人唇邊的那抹笑意,哈哈,這應該就是所謂的萬千寵愛在一身。換上了白底藍字印著「I am a bad boy. 」短袖連帽tee的孩子,看見那早就預備好了的迷你波波池就自我啟動了俏皮模式,一時把自己埋左七彩繽紛的波波海中,一時又伸手向我拋擲著波波兒。唉毫無還擊之意的我,當然中了好幾個頭獎,不過也讓GARY捕捉到了罪魁禍首很是燦爛的見牙不見眼。

「Very Good, 收得工喇!」

掌聲與讚賞頓時充斥著整個studio,小主角笑得精靈乖巧的讓媽媽抱個滿懷。至於另一位家長,我不敢相信能夠再一次親眼目睹,在余家昇社長千年如一日對身邊所有都淡淡然的面龐上會聚集了如斯複雜的情緒,有自豪,有感動,有滿足,有欣慰。我不是TAKTAK仔的誰,但也就是會因為這個孩子而心頭膨脹。

「不如我幫你地影返幅相呀」

請纓要替這三口子拍下全家幅,我很清楚這大概是出於私心。
太想傾訴鄧勵軍的羨慕和送上微不足道的祝福。

「再黎一張!」

嘩 XD 百看不厭的默契表現,真不愧為潮爸潮媽余生余太,同時瞇起眼睛嘟起嘴唇重重的烙貼在嫩呼呼的兩頰上,啊這絕對是must-shoot的一幅。

「一…二…二個半…」

卻在我把快門按下去的一秒,發生了意外。坐在中間的小個子霎那消失了,而兩位大人的動作…嗯大家自行想像吧。我什麼都沒有望見啊……雖然相機看到並記住了。呵。大哥PAULA,你倆買來雪糕贈TAKTAK的timing,真是太好了吧。(笑)


[後記]

余諾都小朋友正在客廳的小茶几前借用媽媽的laptop。

剛才乾爹閆汝大拉了大隊到【名人飯堂】晚餐,飲食習慣儼如小大人的他對那道新推出的啫啫鴿煲情有獨鐘,結果余家昇全程一個勁兒起骨拆肉餵飽兒子,只是偶爾張開口吃掉殷賞喃喃怕他餓死而夾到嘴唇邊的餸菜。臨登上KK160離開之前,鄧勵軍鬼鬼祟祟的把TAKTAK拐到一角問取私人email address,說要給他寄個copy,就是這天所拍下的相輯。

所以,趁著爸爸要煮公仔麵醫肚媽媽洗白白的時間,他登入了私人的收件箱:兩封新郵件,兩個不同的寄件者。他選擇了先打開一封標題寫著《靚仔TAK》的,一個smiley face、一個簡單的署名Gary So、不下百張的照片附件。

嘩這真的是我嗎?
這雙鞋子超大的,拍照時我好幾次被絆倒了!
如果我能帶這件衣服回家就好了…

順序的看過十幾幅作品,沉醉在自己看自己樂趣中的小子醒起了還有另外的未讀郵件———《SecretS》。不明所以的諾都帶著能殺死喵喵的好奇心,開啟附件。

哦~~~
嘿嘿。

不動聲色的按了好幾個選項,他關閉了email的視窗,刪除了紀錄。接著,把laptop輕輕掩上。

「諾都,用完喇?」

「媽咪~」

身穿睡衣裝的殷賞踏出滿佈水蒸氣的空間, 撫了撫TAKTAK柔順的瀏海,安坐了在他的旁邊又想在完成了七七八八的稿子上作最後衝刺,不知道自己忽略了餅印兒子瞳孔中閃過的狡黠光芒。

Laptop被掀開。

呃……

余諾都小朋友仔細的觀察著母親的反應,還不忘在她嚇得都呆愕了時推波助瀾再踩多腳「咦媽咪!妳同爹D呢幅wallpaper幾時影架?」單純無知的問句,把我們那當個戰地記者見識廣博的女作家從前所未有過的震驚中喚醒。

「碰」。
Laptop又被合上了。

怎麼會…?
是發夢吧…
對…發夢…

囝囝眼珠滾滾無辜疑惑的表情對她來說又是爆破衝擊。應付式的乾笑兩聲,殷賞決定帶著那羞紅不已,轉身衝入睡房大被蓋過頭,延續這場「夢」。

「諾都。媽咪佢…做咩?」

「唔知呀,我問佢幅相幾時影,佢都未答我就入左去訓覺。」

「咩相?」

爹D,問得好 >0<


<< TAKTAK 系列 の 幸福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