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TAK 系列 の 幸福獵人

本篇文章為TAKTAK系列的第2章(共3章)
TAKTAK系列目錄

3上喘下喘的跑進好玩吧,迎接著我的是GARY和肥妹仔那「真好你趕得及呀」的興奮傻笑。這兩個怪里怪氣。我終於開始明瞭岳少的檸檬為什麼會語出驚人的說他們相襯。

「MARCO!」

「sorry呀,頭先仇生拉住我講馬仔甩唔到身。」

甫坐下來鬆開領呔,對兄弟對情人體貼如是的狗哥馬上遞來冰凍啤酒,轉過頭又幫忙看顧正和鄧勵軍難兄難弟劈著忌廉溝鮮奶的小昇昇,順手把我們的酒瓶酒杯都挪開一點,免得孩子誤拿飲品。

「狗哥,如果我下世可以做你個仔就好。」

我半玩笑半暗讚這位外型vs內在幾近是一百八十度的男子,結果惹來「狗主」吠吼重擊。

「我閘住!我先冇興趣做你阿媽呀!」

…難道我又會有這樣的妄想 -__-
賭上金牌top sales的美譽誓死反擊,內心算盤噼嚦啪啦噼嚦啪啦得飛快,思索著應該說句怎麼樣子有水準的話拋窒柴夫人時,手提電話傳來短訊提示。是她。那個兩年前跟了我這個窮酸打工仔、因為愛而改變得叫人嘖嘖稱奇的葉家小姐。照片裡有著她跟孤兒院的小朋友們,一張張臉兒毫不保留的把快樂直接分享,每對小手裡均捧著大盒大盒自製餅乾 ——— 天知道我親身「白老鼠」過不知多少次才讓她成功開竅的愛心牛油曲奇。兩隻大姆指熟練地敲打著手機鍵盤,有個小頭顱突然擋住了我的視線。

「係咪同SUKI姐姐sms呀?」

「TAKTAK仔,乜得你咁醒?」

「加個心心送俾姐姐喇~」

寄出。
我不禁懷疑,小昇昇是不是天生的施降師,還是我莫迪高是注定的奴才命,他一句可能是無心的童言童語,我還真的超級聽話給他加了一個smiley。這下子糟了,SUKI會不會覺得我今天不正常甚至是做了對不起她的事…說時遲那時快,短訊息又回到我手。啊……好有衝動把那縮呀縮退到PAULA懷裡叫凍的人細鬼大捉回來然後高舉,叫萬歲。

[ 妳今天特別美。(心) ] [ 謝謝老公~ (kiss) ]

「喂佢地黎喇!」

帶著彷彿泡過蜜糖的身心加入大伙兒的拆天歡呼聲,我們都等到了這晚的主角:GEORGE哥和HELEN姐由余氏伉儷到機場接載回家來喇!是真真正正的回來、不打算再離開了。一聲聲問候,一個個擁抱,你會發現原來時間和距離不曾把用過心去建立的感情和思念沖淡,就如同我與我最引以為傲的親弟弟……嗯今晚要記得打給細佬問問近況。

「MARCO honey~ 原來唔止GARY喎,你都靚仔左。」

「邊度係呀,歲月不饒人呀我都唔知殘左幾多。係HELEN姐妳得天獨厚架咋,同我地第一次見妳果陣一樣樣。」

絕對是對得起天地良心的肯定句,連堅姐都要嘩嘩聲的大叫羨慕呢。在旁陪笑著的昇哥朝我望了一眼,又指指某個抬著頭的眼仔碌碌,我立即會意的把小昇昇抱到兩位長輩面前。

「諾都,佢地係媽咪既媽咪同爹D,叫婆婆同公公喇。」

留心聽完賞姐介紹的TAKTAK眉頭緊緊小嘴嘟嘟,一副儼如小大人的為難表情。孩子不會是怕陌生吧?對他來說,這對外公外婆確算是素未謀面……

「唔緊要喇,第日大把機會嗌…家昇,唔好連你都皺眉喇,你地兩父子咁搞法好易未老先衰架~」

佐治哥愛孫心切,隨即以他一貫輕鬆隨性的幽默打圓場趕跑死寂空氣。
誰料我們的小王子……


「媽咪,嗌姨姨得唔得…」

什麼跟什麼?
無厘頭的句子教在場人士均一頭霧水……除了他那對聰黠非常的父母。髮型依舊清爽可人的我們老總微微傾身借著丈夫的肩膊悶住笑聲,可惜那停不下來的笑顫和月牙彎彎裡的笑意,當上二五仔出賣了她;而余社長,那抹耐人尋味重新掛上,幾秒前的疑慮被掃個清光,臂彎實實在在扣住妻子的同時,好氣又好笑的打量著安安穩穩挨靠MARCO的無辜動物。

「TAKTAK,叫婆婆有咩問題?」

習慣有大食大的手足們,紛紛對閆汝大又「大哥~ 好喇~」的撒嬌又「大哥靠你喇」的「老奉」,那個從來善良無欺的人就唯有硬著頭皮闖進八卦陣。哼,既然太子出了聲,我柴李綺琴今天也就不客氣,要看看這個余姓黃毛小子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藥。

「但係佢都唔老唔似婆婆!」

理直氣壯的辯解,叫外祖母笑花一朵朵盛開樂翻天,外祖父自豪的稱讚這個孫仔「把口好堅」,我現在就真的不服到癲!可惡這小子是什麼意思嘛!?!我怎麼看還是個窈窕「熟」女呀他又怎麼叫嬸嬸?!?要不是我決定給幾分薄面我偶像阿HELEN姐,我真不敢保證忌廉溝鮮奶喝不醉這個余諾都。

最後因為父母耐心的輔導,甜甜的「公公~ 婆婆~」,兩位前輩聽出耳油。

「車~ 頭先一早嗌左咪好囉,懶矜貴…」

不住在細細聲碎碎唸,以發洩我心頭怨氣。

「琴琴,妳係度umum沉沉講咩呀?」

「冇,我話檯面果盒西餅幾靚好似幾好食咁咋嘛。」

「係呀,頭先仁哥仁嫂去買架~ 我去拎件有士多啤梨既俾妳呀下…咦?」

是誰動了我李綺琴的獵物?!唯一的士多啤梨呢?我的蛋糕呢?!

「琴嬸嬸~ ……」

…別逼我抓起你來臭罵呀豆丁…………

「妳係咪鐘意呢個啊?請妳食呀~」

這…是我的心頭好,草莓忌廉蛋糕,還有那個大眼水汪汪盯著甜點、唇角都黏滿了巧克力碎粒的饞嘴孩子。

「…我份人呢就不嬲好大方既,一人一半喇」

「多謝琴嬸嬸!」

只見他咬走了一角黃白分明,便滿足的跑開了,鮮紅水果整個完整無缺。
耳邊傳來我家狗狗的感歎:「呢個小朋友,真係仲神奇過佢果PAIR已經夠哂神奇既爸爸媽媽」。呃……好吧,琴嬸嬸就琴嬸嬸,不到我不投降。古有孔融讓梨,今有TAKTAK讓士多啤梨,余諾都這個我又愛又恨的小魔星,有種!前途的確無可限量。


「真係話咁快就黎五年,上次我同GEORGE返黎果時TAKTAK仲訓緊醫院BB床仔啊…」

貴氣脫俗的婦人目光追隨著滿場飛無時停的小跳豆,百般滋味感慨頓生。

「係呀~ 你地睇下,而家TAKTAK識行識走識駁嘴,係爭在未識飲酒溝女咋嘛~」

「唔駛怕,識女仔呢個咁偉大既重任有我呢個公公出手!殺個 片 – 甲 – 不 – 留!」

丈夫跟他契爺雀躍得戚的瘋言瘋語,用不著我合指斷算,猜都猜得到會惹來白眼。
男人 ——— 果然都是不太曉用上半身思考的動物呢 = =

「喂包國仁殷大德,我警告你地唔好亂黎荼毒我個仔呀!」

《潮》老總用字果然夠直夠誇夠一針見血。
記得上次社長死活不肯讓她試穿LB天使魔鬼系列的白色大露背透視裝,身為他們共用秘書的我想請兩位高層暫時停火簽收文件,手才剛舉起還沒敲下去,那扇門後爆出了一句「負心漢余龜蛋!」……

轉過頭看到我一臉沒好氣的鼓氣泡腮,包先生也意識到玩夠了。他重重的在吻上了我的臉頰,然後又咧嘴笑得高興。唉,就是這樣,我總是不能對著這個時而大男人時而小混混的老公真真正正發怒。再說,我捨不得。

「咩荼毒呀?!我為個孫好咋!」

「女,妳老豆講得岩架。」

「呢D野真係要自細學習架,尤其係男仔,仲要TAKTAK生到好似我咁風流倜儻…」

老總驚愣得雙眼瞪得大大,宛如眼前的父母被外星人上身,說了些她聽不明白的外星語言。男子組和小諾都也來模仿著GEORGE撥起瀏海的動作,HELEN姐忍不住打斷了他們的自戀行為。

「啊我醒起有一個問題,囡囡妳未答我既…你同女婿幾時先真正開始架?」

剎那間N個人2N隻眼睛,全都注視著難得羞窘的男人,還有那個嚇得把紅酒全數噴出的殷賞。

「…嘩妳睇下妳,咁論盡既……唔好意思呀我陪佢去洗手間清理。」

沒有人趕得及攔截,大伙兒眼白白看著腦袋身手同樣敏捷的一社之長大手牽小手,拖著臉色逐漸緋紅的妻子直奔洗手間去…………

「唉也!!!」

哀嚎遍野。
我明明是理應最清楚兩位schedule的人,自問觀察力也不弱,沒有半點為意實屬「失職」;GARY跟鄧勵軍兩個更在自嘲聰明一世,為當初竟然沒有察覺到「萌芽」的霎那而悔恨不已;最自責的莫過於JOYCE,寫滿「對不起」的臉都說明了她都快要撞牆以死謝罪的內疚。

「我果時就已經同你地講佢地關係非比尋常架喇,點知你地都唔信!而家佢地都已經係我乖孫既爹D媽咪lu…」

「HELEN姐我地唔敢喇 =3=」

「冇用架喇,今晚走左寶,HELEN都未必可以八到呢個故事返黎。不過,有一個人可能得。係咪呀,乖孫?」

原本坐在鄧勵軍大腿上的余小朋友改站到沙發上,稚氣的臉流露著對任務的重視和認真。立正,挺胸,收腹,敬禮。

「Yes sir!TAKTAK gogogogogo!!!」

哈哈果然是大家都沒有白疼的可愛孩子。
事成之後堅姨姨一定記得給你買提子糖。TAKTAK,辛苦你了~ (笑)


毫無疑問,是晚笑得最開心的,是賞賞。
我們是青梅竹馬,一起上學一起長大。我的少不更事、她的婚姻失敗、我的惱人單戀結、她的情義兩難全……每闖過一個難關渡口,回首一望 ——— 噢,原來老友都在身邊,不離也不棄。直到今時今日,我們仍然一同工作一同享樂,互相見證著對方成家立室開花結果。對賞賞的了解,儘管我不比她的余家昇不比視她為親妹的大哥不比血濃於水的契爺契媽,但我知道,或許只有我知道。這刻抱著TAKTAK跟HELEN姐女子組細聲講大聲笑的賞賞,那種無憂無慮沒有混進任何雜質的快樂,很像那個我第一次見面認識名叫殷賞的小女孩。

「阿仁,黎呢杯我敬你既。真係唔該哂你幫我睇實好玩吧同個女。」

「傻喇契爺,好玩吧我同ALEX阿妹就話睇得掂。賞賞咯喎,你多謝你女婿喇。」

男生圍,威士忌。有時候摸著酒杯底,要說出這些肉麻的道謝說話好像真的較為容易。

「家昇就梗架喇~」

「下我咩都冇做過喎。」

「昇/社長,你肯定?」

與我異口同聲的,是大哥,那位坦盪盪剖白說「如果是輸給余家昇的話,我心服口服」的君子,也就是他們的證婚人。社長沒有答話,卻瞥了瞥那邊與岳母大人得意忘形玩瘋了的兩個大小心肝,面部表情柔得似水,笑容耐人尋味不再,而是溫熱的,包含著濃濃的愛惜。「好欣慰」三個大字深鑿在額頭上的契爺,決定轉戰大哥。

「咁你呢汝大?幾時到你啊?閆生等到頸都長喇喎。」

「GEORGE,連你都催我?我已經日日俾老豆煩到頭都大埋…」

「有幾煩者大哥?你而家又唔係冇對象。」

大哥以「衰仔你幹嗎這個時候回魂」的眼神瞪著社長,後者又開始大耍無辜。

「係咯,有幾難者,人咪係度囉~」

樂於夫唱婦隨的余太一聲令下,堅堅和肥妹仔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欲把我們潮的倔強小美女PAULA拽到閆汝大身邊,結果滅絕師太一掌更有效率的直接把女孩送到寬厚的胸膛裡去。

「師妹,我最理想果個對象都已經係妳既人喇,妳何必要咁對我呢?」

已是一子之母的賞賞,搞怪的拍掉那隻搭她丈夫膊頭的手,推開大哥點點,又把社長步步拉開,再整個人鑽進她專屬的懷中,笑得古惑的示威要宣示主權。又反白眼又止不住笑意的余家昇,叫手足們一個二個笑得快要倒在地上。鬧劇在演,PAULA繼續不知所措。臉紅得如火燒,尷尷尬尬又受傷的低著頭,想逃可是門都沒有。我和堅都不禁開始替這個小女生著急,因為她的好,也因為她對大哥的愛。

「PAULA姐姐~」

「TAKTAK~」

「姐姐,妳等我啊,等TAKTAK大個之後娶妳做老婆。」

轟。
全場人的嘴巴張得開開成O字狀,眼定定盯著爆出這句不知天高地厚的余小鬼,大概只有被求婚的女孩露出絕美笑靨。某個男士卻理不得自己乾爹的身份,抓著情敵的雙肩「細路,你撬我牆腳?」

「契爺你都冇同TAKTAK講呢個係契媽…」

「咁我而家就同你講,以後你要叫PAULA姐姐做契媽。仲有唔准打佢主意。」

不知道我們的叫囂聲有否騷擾到吧外的任何人呢,只不過這真是太讓人興奮呀。傻妹PAULA還不可置信的把眼睛睜得大大重複問著像是說得兒嬉的男子「你講真架?」,但那只是一個小絨盒被大哥掏出以前的事了。

Yes 我們潮雜誌社要嫁女喇!

「各位,我地今晚不醉無歸!」「好!」

狂歡期間我無意中望到自恃愛情專家的長輩驕傲地各伸出一隻手跟孫兒擊掌,而某對站在兒子身後、常被阿堅形容為心有靈犀的,動作齊得不可理喻的呷了呷杯中物,又抬頭笑笑聽著兩老一少在自誇剛才那絕蕉有多成功,然而他們之間的十隻手指,不曾鬆開。只可惜我中文水平皮爛,未能夠為如此和諧的畫面題一訣詩。這一刻,除了覺得自己心頭滿得想大嗌之外,我包國仁就只剩這一句了 ——— TAKTAK,最佳男主角非你莫屬呀!

Cheers~


[後記]

「媽咪爹D~~~」

「媽咪沖緊涼。」

不到五秒鐘,余家昇出現了在兒子的房間。從來自信觀察能力屬top class,眉與眉之間又皺出了好幾條火車軌 ——— TAKTAK雙手賣力地在小頭顱上搔呀搔,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就是沒有停止的意思。從自己踏入這片小王國開始。

這孩子…好端端的,在緊張什麼?
他叫我進來,又為了什麼?

一直坐在床上的余諾都望著等候自己開口的爸爸,手部的動作更是上癮般暫緩不了。這是五歲人仔的他初次感受到,那種被委以重任卻隨時可能會令大家失望的壓力…感覺慘過要被逼乾掉一小碗某人至愛的涼瓜。先前在酒吧,有那麼多哥哥姐姐叔叔姨姨每個都是爸媽重視十分的人,甚至連公公婆婆如此德高望重都出動了的情況下,還是……

現在只有一個沒有計劃、沒有技巧、沒有信心的TAKTAK…
我該怎麼辦才好……

唯恐小手把頭皮抓破,余家之主決定捨棄坐以待斃的姿態快步上前,熟練的拑捉住兩節比自己幼嫩得多的小藕緊緊的又不敢太用力怕弄傷孩子,小心奕奕把它們放下來,然後連人帶被的抱到自己懷裡。感受到逐漸放鬆的小軀體,余家昇默念於心,對付面臨崩潰的殷賞永遠湊效的這一蕉,同樣適用在小諾都身上。

果然是我們的兒子。唉。

「係咪有D咩要同爹D講但係又唔敢講?」

「爹D…我想知道一D野…」

男人細長的眼睛裡盡是鼓勵和耐性。TAKTAK深深呼吸舔舔嘴唇,好,來吧。

「你同媽咪…」

「我同你媽咪點一齊係咪?」

他呆住了,然後又點點頭,為著爸爸猜到自己在想什麼而驚訝,為著爸爸沒有生氣沒有速逃而安心。只見余家昇掛上神色自若「我早就應該知道」的笑容,然後,咦?怎麼把他放回床上?!

「爹D!」

「乖乖地訓返好先,我地黎聽bedtime story。」

睡前故事,不曾是他數字派的強項,負責這個範疇的總是文人賞。何況什麼樣子的鬼故事會用平傭如他倆做男女主角 -v- 但假如孩子想聽父親說……嗯。誰叫他是余諾都。

連爬帶滾的跌在軟枕上再蹦進被窩,TAKTAK興奮得咧嘴展示潔白的乳齒,平時已經夠漂亮的雙眸重新明亮起來發出的光芒刺眼刺得余家昇都覺得自己快要瞎掉。囝囝回復正常,自忖見慣大場面的社長,都不禁吁了一口氣。

「準備好未?」

「Gogogogogo!」


替兒子關上房燈,余家昇伸了個懶腰鬆鬆筋骨。 原來已經是凌晨時份。真奇怪。其實好像沒開始說了多久,有人就做了熟睡小豬。

還是我自己說得太入迷呢?
雖然只是略略說了一二,更多最刻骨銘心的部份,都因為私心而省略了……
那是我和她之間的秘密,恕未能分享。
只屬於余家昇和殷賞的。

沒想到自己將近五十歲人了,竟然比快五歲的小鬼還要幼稚,搖頭失笑中的余先生打算靠著陰柔的月光摸黑回到主人房,卻意外瞥到了TAKTAK房門外捲縮的身影 ——— 某個把心一橫竊聽最後敵不過睡魔的雜誌社總編輯,他的妻子。

「唉…」

不忍吵醒,唯有認命的把她橫抱起來再踏上歸途。

「余家昇…」

「嗯?」

「你講故仔真係好鬼悶…」

三十六條黑線在半空飄過…
男人很不爽的抿抿嘴,懷中睡眼惺忪的小獅子竟然還在他的酒窩上戳呀戳好好玩的樣子……

這傢伙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處境 = =#

按捺住未到站先鬆手的衝動,余家昇迅速安置好「不怕死」的人兒,自己則攤躺在床的另一邊,眼光光的彷彿天花板就是焦點。殷賞緩緩蠕動到最貼近丈夫的身旁,伸出纏人功力一流的足爪摟住了他。

這晚,她太高興,高興到不能言語。不再沒腳的小鳥終於捨得回巢了,兩位任性半生的摯親終究肯定下來,完了她其中一個心願,一個牽掛。每每想起剛才在好玩吧的畫面,殷賞總會感受到一陣暖流由心內湧出,令她更是期待著以後會有更多一家團聚三代同堂的時光。然而,她知道,也許這真的是心有靈犀 ——— 她的男人心裡有一塊地方,在羨慕,也在痛。他對父母的懷念,絕對不比她的掛念少。

我相信TAKTAK爺爺嫲嫲,一定是和我們一樣,以你為傲的。

妻子以掌心輕撫他的心口,語氣堅定而柔和,余家昇只懂把手臂收攏得更緊。縱使自己沒把話說出來,但賞就是知道。其實他,已經好滿足。有她,有兒子,有姨媽有妹妹,有岳父岳母,有閆生一家,有一大班可愛的同事孩子 ——— 以前的余家昇,怎麼敢想像自己能擁有朋友、家人,還有無私的信任和愛……

體貼入微的為她拉好被蓋調整好躺臥的位置讓她能舒舒服服枕在他的胸膛,原因不明的喉嚨沙啞驅使男人只能吐出低沉的氣音。殷賞甜甜穩穩的進入夢鄉。

「老婆,tak……」


十年如一日的《潮》雜誌社;難得未夠九時便齊人「開會」的潮童們。

「哦!原來果次係CD鋪社長講咩『我知道佢知道我知道』果個『佢』係賞姐!」

「噢乜阿哥送俾姨媽果條頸鍊生日禮物係佢地試探對方既意外黎架 -0-」

「果次賞姐仲係度話『技術上唔係我既』所以唔借俾我影相… =3=」

「咦…計返轉頭,社長同老總都真係『有路』左好耐…」

「係囉點解我地會冇人發現咁失敗架架架?!」

「咪就係戇居囉!」

這段對話,非常巧合地傳入剛回到公司的男女主角耳朵裡,潮爸挑了挑眉,他的愛妻驚詫得不得了。「噗」的一聲。余氏伉儷連看都不用看一眼就明白是馬騮們慣常的把戲 — 群摳…不不不。只是眾多人不約而同的拍打不幸被選上的人,而這次歹運又落了在喝東西的鄧勵軍背上,咖啡如煙花四濺。

「早晨!」

「早晨社長,賞姐/老總!」

聞聲,潮童們立即施展絕技:鳥!獸!散!
日子有功,他們的速度和效率逐年遞增呀~~~

「社長,你一定知道D乜野」

「老總,我同妳一齊入黎架喎,妳知幾多我都係知咁多」

得不到謎底而像小朋友拿不到糖果般扁嘴的殷賞明顯因為他的答覆而在抗議,余家昇隨即走到空無一人的編綵部打了個白鴿轉。鄧勵軍、GARY、PAULA、樂兒…………果然。真是江山易改。某個馬大哈,人是藉訪問為由逃開了, 有一根銀色的改錯液大小的機器,可憐的被遺忘在她的小工作桌上的當眼位置。那是今早殷賞差不多將睡房書房甚至廚房浴室均反轉了的情況下都找不到的錄音筆,害他在車程中白聽了殷賞一臉哭喪的鬧脾氣說親密戰友離她而去了云云。身穿整齊貼服名牌西裝的男人拿起冰冰涼涼的物件示意式的揮了兩揮,女子的臉上風起雲湧的作出變化。恍然大悟過後,是想生氣,但更多的是被打敗的感覺。

她咬牙切齒一字一字的吐嘈:「你個仔啊。」

暗叫好笑,余先生半瞇起深情迷人的眼睛逼近太太,就在嘴唇與嘴唇快碰到的距離,他望進她的眼瞳。

「係我地個仔,呢層當然。」

下一秒,他抽身後退回到社長辦公室,確認全日的心情將會無比開朗。在此感謝超級秘書堅姐的盡責,為我們提供準確的計時和匯報,潮媽足足呆站了三分四十六秒最後因為包公足以嚇死人的大「乞嗤」才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其間面紅耳熱,髮絲前所未有的凌亂,直到下班社長接載回家湊仔去,眼神很是哀怨的瞪著丈夫,唇邊的笑意,嬌嗔得融化眾生……

= END =


<< TAKTAK 系列 の 甜美生活TAKTAK 系列 の 孩子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