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試探、流言、他、她、他 (2)

本篇文章為試探、流言、他、她、他 (誤會之吻番外篇)的第2章(共5章)

戴佩妮的歌:試探

這是個多可悲的情景
很靠近你還是覺得有點距離
只能微微的 試著觸碰你
模仿你呼吸的頻率

潮人習以為常,但仍然叫他們緊張萬分的截稿日,使雜誌社陷入水深火熱的地獄。

殷賞坐在辦公室不斷地寫稿,旁邊等著她看的稿件堆的像座小山,可她卻還是沒有多餘的時間去看,另一旁的電話像追魂似的不間斷響起,殷賞接起,不等勞素岳那煩人的聲音傳來,她先聲奪人道:「給我多十分鐘,十分鐘就好。」

然後,掛上電話。

雖然營業部不像編採部那樣忙得天昏地暗,但是坐鎮兩大部門的社長大人余家昇,儘管早已完成自己的工作,可是只要藍紙還沒出,他就必須繼續留下,等待藍紙一出,將自己確定落實的大名簽在上頭,他才可以宣告今天的工作已經完成。

殷賞好不容易將稿寫完,將內容大致看多一遍,便存檔同時打開另一份稿件作最後的檢查,確定沒有問題之後,她才將所有稿件傳送給勞素岳,等他將藍紙印出。

伸伸懶腰,殷賞起身走出去,對在外面的潮人們道:「你們的稿沒有問題了,所以都可以收工了。」

原本等著修稿的眾人終於如獲重釋,紛紛拎起自己的包包準備走人。

「那我們先走了,賞姐。」潮人齊聲道。

揮手道再見之後,累到不行潮人們便一邊離開一邊七嘴八舌的討論哪裏哪裏有新開的店,想去試試之類的,其實殷賞也很想和他們一塊去,可是無奈的,她還必須要等拿到藍紙,在上面簽名作實才可以離開。

「肚子餓不餓?待會兒一塊吃飯吧?」余家昇走了進來,邀請道。

「好啊,我快餓死了,去哪裏吃?」殷賞二話不說馬上答應,今天好姐請假,家裏沒人煮晚餐,所以正好。

「我知道上環那邊新開了一家不錯的中華餐館,有沒有興趣去試試看?」

「也好,等阿岳拿了藍紙上來讓我們簽,我們就立刻出發,我的肚子快餓扁了。」

這時,外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是勞素岳緊張兮兮的將藍紙拿上來,意思意思的尊稱了聲『社長』、『老總』便將藍紙塞給他們其中一人。

然後他便頻頻看錶,看起來相當魂不守舍。

殷賞微微揚高了眉毛,打趣道:「阿岳,約了Lemon嗎?」

勞素岳瞠大雙眼,覺得被拆穿心事的刹那很心虛也很緊張,所以他很自然的問道:「妳怎麼知道?!」

「你的心事全寫在臉上,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你在想什麼。」殷賞失笑道。

「好了,我們都簽好名了,你可以立刻馬上下去將你的工作完成,然後去和你的女朋友約會。」余家昇接過殷賞簽好的藍紙,快速在上面也簽下自己的名,交還給他,不願耽誤他寶貴的時間。

勞素岳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謝謝……」

「我肚子好餓,快走吧!」殷賞挽上他的手,催促他的腳步道。

余家昇有些意外她突如其來的親密舉動,不禁窘了一下,但是殷賞絲毫沒有察覺,自顧自的拖著他走。

到了停車場,余家昇按下車鑰匙上的遙控器,上車,正準備行駛時,曾經有著『那樣』身份的他,敏感的感覺到了暗處傳來的目光。

於是,他回頭去看。

「怎麼了?」殷賞發現他的異樣,也隨著他的目光轉過頭去看,但沒看見任何奇怪的事物。

「沒、沒事。」

應該是他太敏感了。

暗處的人影在他開車離去之後,緩緩走向自己的車子,打開車門,打算開車跟隨他們的方向,此時,電話響起,接起,電話的那一頭問了一句話:「妳回來了?」

她彎起美麗的紅唇,回答道:「是的,姐姐,我回來了。」

才一坐下,服務生為他們送上兩份菜單供他們點菜。

屁股還沒坐熱,余家昇突然問道:「今天那名神秘追求者又有所行動了,妳還是不考慮接受人家嗎?」

殷賞臉色變了一變,他又來了……

「還在考慮中,我接受他的那一天會記得通知你的,你不需要三不五時的一再提醒。」

「我只是覺得對方很有誠意,妳可以嘗試和對方交往看看。」余家昇微笑道。

她不說話了,腦袋想起大哥那天晚上對自己的剖白,突然之間,她很想知道余家昇的想法,不過這個不管是單刀直入抑或是旁敲側擊都不管用的男人,他的心,她要如何去試探?

她被神秘人追求的事情傳遍公司,只有她才知道,那所謂的神秘人是大哥,可是不管是什麼樣的對象都好,如果余家昇對自己真的有意思,他實在不應該表現的無動於衷,至少,她需要多一點像那次他看見玫瑰花的那種反應,可是在那之後,大哥陸續還有明示或暗示的追求動作,可是她卻再也見不到余家昇吃味的表情。

今天的他就和以往一樣,笑著將她推往別的男人,他給予她的,竟是這種意料之外,叫人措手不及,外加令她很想扁人的反應,他不是暗戀她嗎?不是嗎?難道這一切又是另一個誤會?!

想來她確實營造過不少這樣的誤會……

但是!她的直覺告訴她,余家昇不會是她眾多的誤會之一,他趁酒醉時吻她,還向她告白!這是鐵錚錚的事實!事後他也說明過自己沒有吻錯人,明明就和她告白過了,竟然想假裝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似的將她推給另一個男人?

他有沒有搞錯?!

他怎麼可以這樣?!

殷賞越想越生氣,不自覺地,那股怒意已經完全浮現在臉上,眼睛更是狠狠瞪著坐在對面的那個男人。

余家昇怎會感覺不到她那道『熱烈』的目光,那憤恨的眼神刺痛著他的每根神經,偏偏他又不是很敢去問她怎麼回事,不過他猜得到應該是關於『神秘追求人』的事情,她生氣他模棱兩可的態度,當初是他太衝動了,也太過放縱自己敗給酒精,更是縱容自己一時激動便向她告白。

知道追求者是大哥,再想起自己的身份,他瞬間感到後悔莫及,他喜歡上她已經是一個錯誤,他正在重蹈覆轍,唯一補救的方法就是力挽狂瀾,將事情挽回至什麼都沒發生過,那樣就好了……

只是,他沒有把握自己能做到。

可是,他非做到不可。

「老總,還沒想到要吃什麼嗎?」

「你決定吧,你介紹這個地方,肯定知道這裡有什麼好吃的,你拿主意吧。」她已經氣到不想思考了。

余家昇點點頭道:「好吧。」

殷賞發現對著一根木頭生氣的自己好傻,人家都不在乎,自己何必這麼浪費力氣去生氣呢。

可是,就算明知道這一點,她還是無法壓抑自己的怒氣,於是在他向服務生點菜的時候,她插嘴點了一瓶紅酒。

這是很難得的,平時私底下無話不談的兩人,因為各自的心事而令這頓晚飯變成沉默的飯局。

殷賞沒吃多少口東西,酒卻喝了好幾杯,余家昇想要勸酒,卻反被她也灌下了幾杯。

晚餐結束之後,一個微醺,另一個爛醉。 殷賞一上車便倒頭睡去,眉頭皺得緊緊地,嘴巴張張閤閤的,不知道在念些什麼。

余家昇湊近去聽,聽見了兩個字:「龜蛋!」

苦笑了一下,他發動車子,往殷賞的家駛去。

到了她的家樓下,余家昇拍拍她,嘗試將她叫醒,可她不願意,揮開他善意的手,堅持待在夢鄉,不願醒來。

看著她熟睡的臉,余家昇的手轉移了陣地,來到她光滑無半點瑕疵的美麗臉龐。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很想踏出那一步,只是,我們wrong timing。」

余家昇的一舉一動,被同樣在場的另一個人看見,那個人就是大哥。

他緊握的拳頭,顯示他的憤怒,一種名叫『背叛』感覺油然而生,他不敢相信,自己最好的朋友,一直默默暗戀自己最愛的女人。

一輛轎車緩緩經過這棟公寓,坐在車內的人並沒有看漏閆汝大的表情和坐在車內的余家昇的舉動,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笑意,她將車子越開越遠。


<< 試探、流言、他、她、他 (1)番外篇:試探、流言、他、她、他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