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試探、流言、他、她、他 (3)

本篇文章為試探、流言、他、她、他 (誤會之吻番外篇)的第3章(共5章)

閆汝大相當意外自己在目睹那件事情之後,自己竟然還能夠有辦法在余家昇面前和以往的態度一樣,沒有絲毫的不同,只因為余家昇這個朋友太好,雖然這不是一個值得原諒的理由,但是卻令他不想將彼此之間的態度惡化。

結論是,他決定要和他談一談。

可是出現了一個意外,影響了他的決定。

一開始對余家昇這個邪惡聯盟最為排斥的殷賞,竟然愛上了他這個首腦。

周政名借故來找他,說了這番話:「其實我和你都輸了,她的真命天子另有其人。」

「真命天子?」閆汝大啞然失笑道,可是在他心中,不好的預感已在浮現。

「昨天你約她去吃西班牙菜,她不是拒絕了嗎?她說她要去看首映對吧?」周政名繼續道。

閆汝大再也沒有耐心,直接問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實際上,她和余家昇去二人世界吃飯。」周政名將炸彈抛下,滿意地看見大哥那張陰晴不定的臉孔,他想達到的目的,已達成。

不過這並非影響他決定的最主要關鍵,而是後來殷賞實實在在的在他面前說謊。

她的演技自然流露,但是卻騙不過他,心痛的感覺襲來,可是在面對這個二度愛上的女人,他沒辦法生氣,相反的,他只想對她更好。

可是他的好意卻沒有令她感到開心,她臉上的惶恐更是令他確定了她說的字字句句確實是謊言,更令他痛心的是,她的反應令他痛恨起以前大男人及吝於付出的自己。

更是令他確定了,她喜歡余家昇。不然,她不會因為了一頓普通的飯局,不會為了另一個男人而說謊。

所以他的決定變質,他不甘心,憑什麼余家昇一聲不響的就搶走了她的心?這不公平,這是一個他連競爭的機會都沒有便已決定好的結局。

他約了余家昇出來,名義上是釣魚,可是除了他自己本身之外,他沒帶任何其他的東西。

於是余家昇立即察覺到不對勁。

「大哥,你沒事吧?」

「我?我當然有事。」猛地,他揪住他的衣領,用力一扯再推開,大聲道:「余家昇,你這個叛徒!」

這一切太過突如其來,他連防備都來不及,只能任由他將自己給摔下。

『背叛』這兩個字冷不防在他的心上扎了一下,可是他還是不明白他所指為何。

「大哥,何不講清楚一點,我不想平白無故的被你打。」

余家昇話才說完,閆汝大一拳揍上去,咬牙道:「放心,我保證你會覺得很值得挨我這一拳的。」

「余家昇,你喜歡殷賞對吧?」

被揍倒在地的余家昇,看見他的臉上的表情傷心又憤怒,他變得,不敢直視他的眼。

他說得沒錯,這一拳是他該挨的,可是儘管到這個地步,他還是得……

所以,他硬扯出笑容道:「大哥,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對,我誤會了一些事情,我原本以為我可以諒解你因為和我喜歡上同一個女人,因為怕傷害我,怕破壞我們三人之間的關係,所以選擇不講。」

閆汝大冷冷的說道:「但是我發現到我太天真,事情不是這樣的。」

「殷賞說得對,你是一個邪派高手,你應該覺得我很愚蠢吧?每次我傻傻和你分享心事的模樣看起來蠢到極點是吧?!」閆汝大怒吼的同時,再送了他一拳!

余家昇吃力的站起來,極力解釋道:「大哥,我沒有——」

「我知道,你沒有向她告白。」冷冷的看著余家昇,他繼續未完的話:「因為你不敢。」

被說中心事的余家昇反射性的避開他直視的目光,腦中開始在思考要怎樣解決此等局面。

「為什麼不說話?啊?」閆汝大挑釁的推了他一下。

「憑什麼連喜歡都不敢講的你能夠得到殷賞的心啊?為什麼啊?」揮出第三拳,平實的語調再度轉為怒吼,吼出他最不甘心的一件事。

「大哥,你冷靜點!」終於受不了的余家昇大聲吼回去。

閆汝大終於住口了,但是還是怒瞪著他。

余家昇鼓起所有的勇氣,迎視他的目光,嘴角硬扯出一抹笑道:「大哥,你真的誤會了,我沒有喜歡過殷賞。」

他強迫自己的語氣更篤定道:「我和她只是同事,再也沒有其他。」

用力咬牙,他說出那最代表誠信的三個字:「相信我。」

閆汝大搖了搖頭,苦笑道:「拭目以待吧,時間會證明一切的。」

然後,閆汝大連多待一秒的嫌惡的離去。

坐在原地的余家昇,心,生平第一次覺得,苦不堪言。

而這一整個精彩的過程,全部都落入坐在遠遠高丘上的女子眼裏,在手提電腦上面敲下最後一行字,她朝那抹頽喪的人影搖了搖頭,關上電腦,她瀟灑的離去。

「我找余家昇先生。」

一名漂亮的女性來到了『潮』,身為秘書來接見的金堯堅一聽見她的目的,便得體的答道:「妳找我們社長?但是他正在開會,而且這個會議還有很久才會結束,不如妳留下妳的聯絡方式,讓他會議結束後才向妳聯係好嗎?」

她笑了一下道:「不要緊,我可以等。」

不忍心讓她浪費時間等待的金堯堅再度勸道:「小姐,我相信這個會議還要開起碼兩個小時,不如妳……」

金堯堅話未說完,她便冷冷打斷她的話,以更加重的語氣重復道:「沒關係,我願意等。」

金堯堅感受到她親切笑意之下那不容忽視的壓迫感,不由得愣了一下,見她那麼堅持,金堯堅也只好道:「那……請妳坐在這裡慢慢等吧。」

金堯堅為她找了個舒服的角落,讓她不至於等得那麼辛苦,然後她便走向會議室,加入那已經開了三分之一的會議。

瞄了眼她離去的方向,原本乖乖坐著等的她,起身,準確無誤的找到了會議室的位置,在門板上輕敲兩下,跟著不等裏面的人有所回應,便毫不猶豫的推門而入。

金堯堅一看見她,率先站起,有些生氣的她,正想開口說些什麼,可是再度被打斷了。

「對不起,秘書小姐,我這份人沒什麼耐心。」然後她將目光調至坐在主席位置的余家昇,不意外的看見他臉上那股愕然,雖然只有短短的一秒鐘。

余家昇很快的恢復鎮定,拿出平時的從容站起身,如應付一般客戶般道:「陳小姐妳怎麼突然上來了?那份廣告合約有什麼問題嗎?」

她微微的揚高了眉,接著露出苦惱的表情道:「是的,我發現合約上面有些問題需要改一下,抱歉這件事情有些急,我沒辦法等到你開完會才來解決。」

余家昇了解的點點頭道:「我了解了,那我們出去談吧。」

「你們繼續開會吧,我要出去一下。」余家昇交待了聲,便打算與她一起走人。

殷賞沒漏看余家昇剛才錯愕的表情,不過那不奇怪,面對任何一個突然出現,打斷他們會議的人,正常人都會感到傻眼,於是她順住他的話附和道:「這裡交給我就行了。」

余家昇習慣性的朝她溫柔一笑,有她在,他很放心。

陳小姐深深地看了殷賞一眼,殷賞感受到她的視線,也看了她一眼,接著,陳小姐的嘴角微微上揚,給了她一抹別有深意的笑意,然後與余家昇一起離開。

殷賞對她突如其來的笑意不知該作何反應,但這抹笑,令她對她留下了印象。

余家昇與陳小姐來到了公司附近的Pacific Café,為陳小姐點了杯她最愛喝的摩卡咖啡,坐在她對面,來回打量她許多次,一徑的保持沉默,也不談合約的問題,剛才的從容早已消失,兩道往内靠攏的濃眉,顯示他見到這位陳小姐感到的,是困擾。

也不讓這份沉默持續下去,陳小姐率先打破這份沉默:「好久不見了。」

「……是很久。」

「你看起來過得很好。」

「普通而已。」

「會嗎?我看你過得『非常好』不是嗎?」她冷冷一笑,諷刺的強調那三個字。

余家昇並沒有被她的冷箭給凍傷,她特地踩上門,要使出的招數可不止這一招,他不能在對方還沒正式來的時候就被三言兩語給打垮,也不和她唇槍舌劍,他問出他想知道答案的問題:「妳為什麼回來了?」

「因為我必須回來。」啜飲了口香濃的咖啡,她回答道。

「Linda知道妳回來了?」他再問。

「這是當然的,不知道的只有你而已。」她再度笑了一下,再默默放多一根冷箭,諷刺他多麼的微不足道。

「那妳找我出來的目的是……?」看得出她不想和自己多談關於她的事情,那他就來和她談談她為什麼來找他,這點她總不可能不解釋。

「喜歡上一個和金波有密切關係的女人,昇哥,請問你還記得當初進入金波的那個主要計劃嗎?」斂去了笑意,她清秀的臉龐換上了嚴肅的表情,外加一點點的,陰狠。

「……我沒有忘記過,而且我也沒有喜歡上任何人。」余家昇靜默了一秒,才回答。

「你確定?」她淡淡的再問了一句。

余家昇再度沉默,不回答了。

「這幾天,我化身為網路駭客查了一些東西,找到一些很好玩的資料,昇哥,我不知道你會有那樣的表情和舉動。」她掏出了自己的Ipod,播放了那段他奮身去拯救殷賞的片段。「還有這個很有趣的海報宣傳短片,發送這段影片的IP address,是來自於金波大廈7樓,後來我更是在你的私人電腦發現更加有趣的玩意……」

「妳侵入我的電腦?!」聽到這裡,余家昇也不禁感到惱怒。

不理會他的憤怒,她從手提袋中掏出了一張相片,推至他面前。

余家昇看著那張照片,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像是隱忍到快瀕臨爆發邊緣了。

「你覺得,我在你的電腦發現這張照片,我還會相信你『沒喜歡上任何人』這種鬼話嗎?」

那是一張寫真照片,那是當初他不小心看了殷賞的寫真光碟裏面的其中一張,這張照片並沒有任何過於裸露的部分,照片中的殷賞,她對著鏡頭以外的方向笑得很燦爛,而這張照片最多也只拍到她光潔的肩膀而已。

秘密,因為這張照片,所以,再也守不住。

「所以妳這趟來,是警告我嗎?」余家昇不怒反笑道。

看見他的笑容,她戒備性的沉默了一下,然後道:「沒錯,你和她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想Doris的悲劇再度重演。」

余家昇微微瞠目,嘴角笑意更深道:「很好,妳的警告成功了。」

然後余家昇站起身,一句話也不願和她多說的離去。

剛剛狠狠撂下警告的她,往椅背一靠,瞄了眼桌上的那張照片,她的眼神閃爍,若有所思。


<< 番外篇:試探、流言、他、她、他 (2)番外篇:試探、流言、他、她、他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