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試探、流言、他、她、他 (5)

本篇文章為試探、流言、他、她、他 (誤會之吻番外篇)的第5章(共5章)

今日,金波集團與陸舊金再度聚在一起商討十方城事宜,在正式開會之前,而閆器率先為大家引見一個人。

「在開會之前,我想為大家介紹一個人, June。」 June點了點頭,然後走出去,再進來時,身後跟了一名年輕女性。

看見來人,余家昇臉色不禁浮上驚愕。

「她是代表啟發建設公司的陳小姐,十方城的設計到建築都交給他們包辦。」閆器道。

「是國內知名的建設公司呢,要和這間公司求取合作是相當不容易的,閆生你怎麼有辦法和對方合作的呢?」陸雲廷對能與對方合作感到高興,但是也難免好奇閆器究竟用了什麼方法。

「這都多虧她是Linda的妹妹。」提起心愛的Linda,閆器難掩嘴邊的笑意。

「閆生千萬不要這麼說,能與金波集團合作,也是我們公司的夙願,很高興認識大家,我的名字是Beth。」她表現得謙虛,令在場的人都對她留下了好印象。

「最難得的,陳小姐願意努力說服公司,收取我們公司如此公道的價錢,我們真的是非常感謝。」Tina對她最好的印象是,她開的價錢便宜到簡直和飛來橫財無異,簡直是賺到了!

「為了未來姐夫,這一點小忙,我是應該要幫的,還有Tina,別那麼見外叫我陳小姐了,能一起合作,就是自己人,叫我Beth就好了。」Beth無比親切道。

「未來姐夫?爸爸呀,你和未來媽媽都進展得挺快的哦。」聽見這一句, Tina忍不住調侃自己的父親。

這句話引來大家一陣哄笑。

閆器不禁羞紅一塊老臉,猛揮手道:「大家……大家別笑我了,說回十方城的事情吧,哈哈」。

大家翻閱手上的文件,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著,余家昇不著痕跡的頻頻看Beth,偶爾兩人目光對上,她也只是默默別開眼,仍然專注在會議之上,看起來毫無不妥。

磨人的會議總算結束,閆器心情不錯的開口邀請大家一塊吃飯。

「如果大家下午沒什麼事,一塊吃個午飯吧,我請。」

「哇,閆器,一聲未來姐夫便將你的性情改變啦?抑或是天快下紅雨了?」陸雲廷斜睨他一眼,調侃道。

「陸兄拜托你放我一馬吧,在兒女還有在……未來小姨面前,給我留點面子吧。」閆器搔搔泛紅的老臉求饒道。

大家哄然而笑,這時閆汝大適時為閆器解圍道:「陸Uncle,你就不要再笑他了,我爸爸臉皮很薄的,被你笑穿的話他就沒臉見人的了。」

大家更是笑得更大聲。

「你這個兒子是在幫我還是在踩我啊?」閆器怒瞪了他一眼道。

「都有,哈哈。」閆汝大眨眨眼,無比滑頭道。

閆器決定不理他,轉而對Beth道:「Beth不知道妳下午有沒有空?和我們一塊吃吧?」

Beth毫不猶豫答應道:「好啊。」

這時余家昇的電話響起,來電顯示是Linda。

「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他按下接聽鍵。「喂?」

『家昇,我有事情要和你談,一塊吃午飯吧。』Linda慣性的命令道。

「Ok,地點妳決定。」余家昇點點頭答允道。

『就上次我們去的那家日本餐館吧。』Linda快速的下了決定。

「Ok,待會見。」說完,他便收線,然後對閆器道:「不好意思,閆生,下午的飯局恕我沒辦法參加,我要去見客。」

「公事比較重要,沒關係,下次好了。」閆器毫不在意道。

「是,我先下樓了。」余家昇恭敬道。

在他離去之後,Beth突然問道:「不知道未來姐夫打算帶我們去哪吃飯呢?」

「這個嘛……我想想……」

「我有個不錯的餐館介紹給大家,那邊的食材新鮮,味道也相當不錯,地點不遠,開車十五分鐘就到了,不知道大家意下如何?」Beth笑意盈盈推薦道。

「也挺好的,就去妳推薦的餐廳吧。」反正閆器也想不到要去哪吃飯,就聽取她的建議吧。

余家昇步入餐館,眼睛稍微掠過四周,很快的,便發現獨坐在一角的Linda。

在服務生迎上前之時,他率先道:「我朋友在那裏。」

接著服務生轉而帶他到Linda的座位,打算順便為他們點餐。

他們兩人各自點了份料理,在等待佳餚上桌之前,Linda率先說道:「我妹妹和金波合作的事情,我想你應該知道了吧?」

「沒錯,就在剛剛。」余家昇的聲音不高不低,讓人聽不出他對這件事情時感到不滿抑或是其它,但事實上,余家昇為這件事情是感到憤怒的。

Linda未曾知會,便將Beth安排到金波,那他的任務算什麼?他的立場算什麼?他苦心壓抑自己的感情又算什麼?

「我希望你們好好合作,反正你Beth也很熟了,我相信你們共事不會有問題的,你不需要假裝不認識她,就開誠佈公表示你們之間的朋友關係吧,這樣也比較自然。」Linda吩咐道,沒錯,是吩咐,雖然她很少這樣做,她一向放手讓余家昇用自己的方式去處理任務,但是她知道他想隱瞞對Beth的認識,所以她特別提了。

可是她不知道,坐在她眼前的男人對她難得的吩咐感到更加的怒火中燒。

這是他執行任務以來首次感到不被尊重,被漠視,他忍下了那股不悅,淡淡的應了聲:「嗯。」

似乎終於察覺到他的不悅,Linda感到一些訝異,她在考慮著要不要用道歉去稍微安撫他的情緒,畢竟她事先未曾知會是有些不對,想了想,她開口道:「家昇,有不滿你就說出來。」

余家昇嘴角上揚,似笑,但是那雙眼卻透露出苦澀,他搖搖頭道:「沒有,我沒有任何不滿。」

「真的?」Linda不是很相信的再問道。

「我的感受不是最重要的,我想,妳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告訴我的,我希望我應該知道的,都知道。」余家昇轉移了話題,他不需要她來關心他的感受。

Linda突然發現,他有些不一樣了,似乎不像以前那樣絕對的服從,可是她實在沒有擔心的理由,因為他一向信守承諾,永遠將事情做到最好。

將突如其來的想法甩開,她點點頭道:「那當然,我不容許計劃有失。」

餐館的入口傳來一群人的嘻笑,余家昇和Linda沒去注意,專注的互相討論著,他們不知道,閆器他們午餐的地點就在這裡。

一群人浩浩蕩蕩進入餐廳,Beth裝作漫不經心的幫忙搜尋好的位置,然後突然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的說道:「姐姐也在這裡吃飯呢,真巧,未來姐夫要不要一塊過去打招呼?」

「是嗎?在哪?」閆器感到相當驚喜,趕緊隨Beth的目光看過去,看見Linda不止一個人,還有另一個人在。

「昇哥也在呢。」Beth眨眨眼道,嘴角的笑突然變得曖昧。

「昇哥?」聽她的口氣,她仿佛認識那個男人,再看仔細一點。「余家昇?怎麼他會和Linda一塊吃飯?他不是說他去見客戶的嗎?」

大家面面相覷,也感覺奇怪,閆汝大看見這一幕,雖然還是生余家昇的氣,可是他畢竟當他還是朋友,於是用輕鬆的語氣道:「吃一頓飯而已,可能他的客戶還沒來,剛好碰到她,所以便坐在一起聊兩句而已吧?不用這麼大驚小怪的,閆生。」

「對呀!他們只是剛好碰到嘛,我在緊張什麼呢?別人的人格我不敢擔保,但是余家昇的人格我絕對相信,我過去打個招呼。」閆器一聽他這麼說,頓時放下心中大石,蠢蠢欲動的想立刻去找Linda。

Beth微微揚高了眉,頗意外閆汝大的舉動。

「打什麼招呼?等下兩點還有會要開,吃完午餐我們得趕緊回去了,走走,去找位子坐吧,閆生。」閆汝大拉住了閆器,將他拖往另一個方向。

「打一下招呼很快的嘛……」閆器嘗試作最後掙扎道。

「是很快,但是後面的死纏爛打會比較花時間,走吧,我肚子餓死了。」說著,閆汝大故意挑了個看不見他們的位置坐下。

「怎麼你這兒子一點都不講道理的。」閆器氣急敗壞道。

「老爸,不是我不講道理,而是我太了解你。」閆汝大不痛不癢的回道。

「哎呀,你……算了,不和你爭辯,對了Beth,妳叫余家昇作昇哥,你們認識很久了嗎?」閆器想起她剛才那熟絡的稱呼,八卦的問道。

「是呀,我從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他了,他就像我大哥。」Beth解釋道。

「既然認識,剛才開會的時候你們怎麼好像一點都不熟的樣子?」

「剛才在做正經事,實在不適宜在那種情況之下去敍舊的。」Beth給了一個合理的解釋。

「哦,原來如此。」閆器點點頭,表示明白。

冷不防的,Beth用惋惜的語氣說道:「昇哥以前是我姐姐的男朋友,他們那個時候感情好到令我以為他遲早有一天做我姐夫,但是不要緊,現在有未來姐夫你嘛。」

這句話令閆器震懾當場,其他人也難免心中的驚訝,現場頓時呈現一種莫名的尷尬。

Beth訝異的看了大家一眼,最後呐呐道:「未來姐夫……我以為姐姐有和你說……」

尷尬的氣氛籠罩著每一個人,大家沉默不語,完全不知道怎麼解決這等窘況,這時Tina硬扯出微笑道:「不如我們先點餐吧?」

「我有點不舒服,想先離開,你們繼續吃吧,這頓我照請。」說完,閆器掏出幾張千元大鈔放在桌上,然後起身離開。

而在場的其他人,沒有人敢挽留他。

在要離開餐館之前,他忍不住多看了余家昇和Linda那桌一眼,看著他們交談,時而開心的笑一下,他心中的不悅越來越甚,於是舉起腳步快速離去。

Beth微微的扯了一下嘴角,稍微發洩心中的愉悅,然後她很快的掩飾掉,腦袋繼續算計下一步……


<< 番外篇:試探、流言、他、她、他 (4)